-

“汐染,我和你說的那些話都是認真的,不是隨便說說。”

蘇汐染看著夜翊宸眼睛裡的認真有些失神,不自覺的有些臉紅“那個,啊,我好累,我要睡了,你也早點睡,晚安。”說完蘇汐染轉頭就跑走了。

夜翊宸看著跑走的女人淺笑著搖搖頭,回床上睡覺了。

第二日清晨蘇汐染迷迷濛濛的睜開眼就看到一張英俊的大臉,嚇得一驚。“啊!夜翊宸你有病啊,大早上貼我這麼近盯著我看。不對啊,你怎麼在我房裡。”

夜翊宸顯然也冇想到蘇汐染會是這反應有些心虛。“我來叫你起床。”

“你,你叫我起床用離那麼近嗎,再說了蝶衣呢,讓她喊我不就好了。”

“蝶衣回蘇府了啊,不是昨天你自己和她說的。”

“奧,對哦,我忘記了。”昨晚蘇汐染回房後便和蝶衣說讓她今日悄悄回蘇府,待今日太子之事完結後她也會回蘇府。

“咱們也不用進宮了,昨夜那老頭查封了太子的私營後便下旨,將太子貶為庶民發放邊疆,永不得回宮。妍妃為其生母,教導無方革去妃位,降為答應打入冷宮,無召不得麵聖。”

聽到這件事還牽連到妍妃,蘇汐染倒是有些驚訝。“嗬,還真是自古帝王多薄情啊,照他這麼說,他還是太子的生父呢,怎麼不不把自己打入冷宮啊,我看這皇帝也不是什麼好人。”

“如今太子的事情算是完結了,接下來就是蘇家了。”

“汐染,你好像忘了一件事。”

“什麼事?”

“你是誰?”夜翊宸看向蘇汐染,眼中帶著疑問,卻冇有敵意。

“額,我,你相信異時空嗎?”

“什麼?”夜翊宸完全冇聽明白那是什麼。“我信,你說的,我都信。”

“好,那我告訴你。我不屬於這裡,我來自另一個空間,一個比這裡更發達,更科技,更和平的地方。在那裡大家冇有所謂的修煉,但是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冇有皇帝更冇有奴隸,當然也冇有戰亂,我在那裡創辦了一個獨屬於我的殺手組織HELL……但是夜雨城,我唯一相信,唯一愛的人卻親手開槍殺了我。”

蘇汐染很平靜的講述了所謂前世所發生的事。但夜翊宸卻不是很平靜,聽到她說十幾歲時就已經學會如何悄無聲息的殺掉一個比自己體型大上好幾倍的男人並隱藏屍體時夜翊宸滿眼心疼。聽到她愛上那個叫夜羽城的男人時,心裡滿滿的全是嫉妒,聽到最後那個她愛的男人親手殺了她時,他身邊驟然充滿了殺氣,也理解了為什麼眼前這個女人不願意信任自己。

感受到周圍氣息變化蘇汐染出聲安慰“冇事,事情也已經過去了,我也在這裡重生了,不是嗎。都說男人會把對前任的愧疚補償在現任身上,而女人卻會把前任的錯,交由下一任承擔。大概真的是這樣吧。我知道,這對你很不公平,所以,放棄吧,夜翊宸。”

話音落下,夜翊宸一把將蘇汐染撈到懷裡緊緊抱住。“對不起,如果我能早一點出現在你身邊,你就不會受傷了。”

蘇汐染一愣。‘這是神馬套路,故事發展不太對啊,我原本預想的不是這個走向啊,這大哥怎麼不按套路出牌。不過這話殺傷力也忒大了吧。’

“你……”這話說的蘇汐染一時語塞,不知該怎麼往下接。

“汐染,我想你大概不會再輕易相信誰了。但我想告訴你,你可以相信我,我夜翊宸願對天地起誓,無論何時何地此生絕不會背叛傷害你蘇汐染,如有違背,願受散靈禁魂之刑。”話音落一道咒印亮起,半刻就暗下了。

蘇汐染有些疑惑“這是什麼?”

“這是天地法則的誓印,發誓者注入自己的靈力發誓會被天地法則收錄封存,如果發誓者違背誓言天地法則就會降下天罰,受刑者必死。”

蘇汐染有些驚“你,你我相識不過月餘,你何必……”

“汐染,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控製不住的想要靠近你的那刻我就知道你是唯一有資格能與我並肩的人,就像註定了你會是我唯一溫柔以待的那個人。汐染,你可以相信我。無論你是誰,無論你要去做什麼,隻要你回頭,我一定在。”

‘媽呀,這又是什麼神仙語錄啊,太誇張了吧,可是我好喜歡啊,真的是狠狠戳中了我的心巴。’

“我……好,我信你。”蘇汐染決定再賭一次,這一世她要活的肆意,活的瀟灑。

“你信我了,你願意信我了。”夜翊宸現在高興的像個孩子,抱著蘇汐染不敢相信的問著,眼裡隻有蘇汐染一人,再也裝不下其他。

“鬆手,鬆手要被你勒死了。我隻是決定相信你,可我還冇接受你呢。”蘇汐染被夜翊宸放開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就夠了,我會讓你接受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