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瓦裡走到毒販交易的地方時眼前一幕讓瓦裡驚呆,九個毒販全都死了,血順著傷口全都流了出來,在地麵上積成幾灘淺淺的血水,瓦裡明白了,有人黑吃黑將毒品截走了。瓦裡從毒販兜裡找到了幾十張麵值一津元的錢幣。快速逃離了此處,從原路返回,在村子的小賣部裡買了,一袋米麪回到家裡,三個弟弟都醒了,坐在門口等著哥哥回來,他們的目光都在向著一個方向。漸漸的一個人影碰進了,弟弟們的目光中,是哥哥瓦裡,哥哥,弟弟們一邊叫著哥哥一邊走向哥哥瓦裡,瓦裡;納裡,可裡,米裡,我回來了,四兄弟擁抱在一起。

對於這個混亂之地,他們每活一天都覺得是幸運的,安撫好弟弟們的情緒後,瓦裡就要去做飯了,用房屋後森林裡撿來的樹枝生起火將瓦罐裡水倒入一個鐵鏽跡斑斑的破鐵鍋中當中,水沸騰倒入米麪用木棍攪拌直到變成糊糊狀,再加入房屋邊采的野菜葉子就可以吃了,在弟弟著急的目光,用一個破木勺盛在碎瓦罐片上,依次從小到大遞給弟弟們。看到弟弟們的狼吞虎嚥,眼中滿是心痛自己也盛了一小勺在碎瓦罐片上吃了起來,因為習慣環境與金濟不同費介城窮人,吃飯直接用手抓再送入口中,可裡與米裡都吃的很高興,而納裡看到大哥瓦裡才吃了一勺眼中有了些許擔憂。隻有站在大哥瓦裡的位置才知道擔下了多大的責任。

吃好飯和弟弟們把鐵鍋和木勺洗好。說是洗其實就是用水衝一下麵,因為鐵鍋與木勺早就被弟弟們舔的乾乾淨淨,因為這是這幾天吃的一份“大餐”了。瓦裡知道鍋要常洗如果不洗會產生病菌,這是父親教給他的,說要保持一個好的習慣他一直都記得。洗好後還要帶弟弟們洗澡,昨天下雨乾枯的河道又有了水流但不算太深。

正好可以洗澡,納裡可裡和米裡脫下衣服開心的奔向河道,開心的戲玩水露出孩子的天性,小孩子都喜歡玩水。瓦裡也脫了自己的衣服。走向河道大雨後的天氣異常炎熱身上的衣服又酸又臭上還有許多泥垢,在河道洗衣服,洗好自己的就去幫可裡與米裡洗,而納裡也很懂事了可以自己洗了,洗好的衣服就丟在灌木上,炎炎烈日很快就把衣服曬乾了。納裡領著兩個弟弟穿上“乾淨”的衣服就去到房屋後的森林裡去撿野果和枯樹枝了。

而瓦裡又在思考之後日子該怎麼辦,貨被黑吃黑了這個損失誰來負責呢?早上雖然與艾拉有說有笑,那是因為大家都有錢賺,而貨冇了,自己是唯一倖存者,自己就是替罪羊了,有一次一位比自己大幾歲的領路人去城中交易結果被黑吃黑了,從那之後冇有人見過他了。誰都知道他被做了,但冇人點破而已,自己這次也……不能再去領路了。

不去領路,又能去乾嘛呢!走著走著就走到一處養雞場,這個養雞場是村中首富卡尼爾的,他也是從一個窮人開始養雞從而成為村中最富有的人,瓦裡很快就找到了首富卡尼爾,瓦裡;尊敬的卡尼爾先生可以告訴我養雞的秘訣是什麼嗎?卡尼爾是一個油光滿麵,虎頭虎腦的中年人。卡尼爾;你給我弄雞食和處理雞糞就告訴你,說完就哈哈的大笑笑聲中充滿了奸詐,瓦裡;卡尼爾先生這是真的嗎?,卡尼爾摸了摸他那標誌性的光頭是真的。瓦裡用那小小身軀,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弄雞食處理雞糞一氣嗬成。

當瓦裡拖著疲憊身體向卡尼爾問取養雞的秘訣。卡尼爾俯下身在瓦裡耳邊說著什麼。天黑了瓦裡回到家裡,給弟弟們做好飯吃完飯哄弟弟們睡覺是瓦裡的每天日常。瓦裡接連三天都給卡尼爾做事。第三天後,瓦裡抱著一個紙箱回來,裡麵有二十隻小雞仔,是瓦裡付出四十津元和三天勞動換來的。給彆人打工永遠不能改變什麼,二十隻小雞仔也是瓦裡對未來的希望。第二天一早家裡的米麪吃完了,瓦裡去小鎮的集市上買米麪與飼料就是卡尼爾的養雞秘訣,能讓小雞仔長的又快又壯。買完這些瓦裡懷著對未來的憧憬走在路上。滴滴滴,一輛車從後麵快速行駛而來。瓦裡我們又見麵了,瓦裡心中一驚,快速丟下所有東西向旁邊的喬木林跑去,而來的人正是艾拉,從車上走下三個壯漢向瓦裡追去。雖然瓦裡極力躲藏但還是被抓了回去,瓦裡被兩個壯漢架起來走向艾拉;瓦裡我們又見麵了,你就冇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瓦裡;我真的不知道是誰乾的,我在巷子裡聽到槍聲就躲到下水道裡,我真的不知道誰乾的,艾拉微笑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砰一巴掌瓦裡隻感覺右臉吞下一團火一樣火辣伴隨而來的是劇烈疼痛感。一把抓住了瓦裡頭髮,艾拉;不是你乾的誰乾的為什麼隻有你領的那路人被黑了。

而你安然無恙,艾拉的手從瓦裡兜裡掏出來還有幾十津元,你個小小窮鬼那來這麼錢這就你的好處吧!你最好把一切都招了,不要像你那個死鬼老爹一樣,死的那樣不安分,瓦裡的父親是為警察局專門訓練警犬,經過瓦裡父親訓練的警犬,總是無比優秀捉拿了無數毒販,成為彆人發財路的阻路人,眼中釘。在一個大雨夜晚無數人將自己臉蒙闖進到了瓦裡家裡,而瓦裡父親將瓦裡兄弟和瓦裡母親反鎖在地下室中,瓦裡兄弟四人和瓦裡母親冇事,但瓦裡父親被那些蒙臉人,唯歐打至死瓦裡忘不了那天,那天他失去了父親,唯歐父親的就有艾拉的份。

艾拉;你真的以為我為什麼要讓當領路人,你父親為了禁毒獻出了生命,而你他的兒子卻幫助我們你的殺父仇人販毒可不可笑,你父親要是知道,不知道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