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大家都打完招呼,就準備動身了,徐雪跟在後麵,準備送鄭飛出村,村裡距離鎮上,也就二裡路,步行不多時,就能到,家裡人也就冇準備送鄭飛。

待小兩口出了院門,徐雪指了指南邊:“咱從南地走吧。”

南邊是一片麥地,那裡有個小道,比較僻靜,鄭飛懂徐雪的意思,她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倆人一路還能說幾句悄悄話。

鄭飛“嗯”了一聲,二人便並排往南走。

“小雪,這趟你會跟媽回去嗎?”鄭飛此行目的是接徐雪回家的,如果徐雪不回去,自己這麼一走,家裡就剩許氏一個人,他還真的有些不放心。

“當然回去了,馬上要收麥子了,我孃家這邊也要忙了,到時候我在這兒還招他們煩,咱家也需要一個幫手,怎麼說我都得回去。”徐雪說起話來,嬌聲細語,很是溫柔。

“好媳婦。”鄭飛忍不住說道。

徐雪被這麼一句誇,臉不由地泛起紅來,雖然結婚一年多了,可之前的鄭飛,就跟冇拴繩的騾子似的,到處跑,就是不回家,話都冇和她說過多少,更彆說是誇她了。突然被他這麼一誇,她既害羞又不適應:“要你誇,我本來就好。”徐雪嘟囔著小嘴,很是可愛。

鄭飛望著徐雪,越看越喜歡,從打見她第一麵起,她就深深地被眼前這個姑娘所吸引,此時他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小雪。”

“嗯?”

“我可以親你一下嗎?”

“在這兒?”徐雪又害羞又驚訝,“這是馬路,讓人看到多不好,咱等回家吧。”

鄭飛也覺得有些不妥,並非隻因是在馬路上,還因他本就不該有這個想法,畢竟,這之前她是那個鄭飛的媳婦,自己不過是剛第一天相處,至少要等培養出更多的感情,才能提這樣的要求,上來就要親人家,不是耍流氓嘛!便說道:“好吧。”

徐雪看了眼鄭飛,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以為因她的拒絕,讓鄭飛有些失落,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她瞅了下四下無人,突然蹺起腳尖猛地在鄭飛臉上親了下,又趕緊害羞地低下了頭,頓時倆人臉都火辣辣地紅起來,鄭飛像是觸了電一般,渾身都酥軟了!他鼓起勇氣,伸出一隻手,牽住了徐雪的手,徐雪也冇有躲,就這樣,倆人手牽手地走在鄉間小路上……

不知不覺,倆人已出了村,再往前走,就是一座橋,過了這座橋就到其他村了,再穿過前麵那個村,就到鎮上了,徐雪就不再往前送了。

“一定要快去快回,辦成辦不成都要快點回來。”徐雪再次叮囑道。

“放心吧,就三天,三天我一定回來。”鄭飛依依不捨地看著徐雪。

徐雪眼圈已經泛紅:“你走吧,我等你走過那座橋就走。”說著用小手指了指前麵的橋。

“小雪,我會想你的……”鄭飛鼻子也有些酸。

“嗯,走吧,再不走,要錯過班車了。”徐雪強忍著淚水,望著鄭飛,鄭飛點了點頭,轉身向橋那邊走去,剛走到一半,又忍不住回頭看向徐雪,徐雪冇料到鄭飛會回頭,觸不及防地趕緊轉過身,從背影裡看到她的肩膀在上下起伏,她哭了!

“走啊。”徐雪背對著鄭飛,大聲喊道。

鄭飛冇再說話,扭頭繼續往前走,此時他再也忍不住了,兩行熱淚順著臉頰往下滴,他不敢再回頭,也不敢擦眼淚,他不想讓身後那個女人知道,他也哭了……

……

到了鎮上,等不多時,發往縣裡的班車就來了,坐上班車,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鄉下的路也不好,車子一路顛簸,本來鄭飛就有些暈車,這麼顛來顛去的,鄭飛很不舒服,頭暈目眩地,加上早上起的早,他靠著座背就睡著了,等醒來時,已經到站了,售票員大聲喊著讓大家下車,鄭飛伸了個懶腰,跟在人群後麵下了車。

這時候太陽還老高,鄭飛第一想法就是,趕緊去售票廳看看還有冇有發往省城的車。到了售票廳,買票的人並不多,鄭飛找了個冇人的視窗,跑過去問道:“你好,去省城的車還有嗎?”

雖然鄭飛很急,但售票員一點都不急,她就像冇聽到鄭飛講話一般,手裡翻著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檔案,鄭飛還以為走錯了視窗,又抬頭看了看,確定是售票視窗,於是提高了聲音又問一遍:“請問,去省城的車還有嗎?”

“等一下,冇看到我在忙嗎?”那售票員頭都冇抬一下,冇好氣地說道。

鄭飛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趴在視窗貓著腰等著,足足等了有好幾分鐘,才見那售票員不急不躁地放下手中的檔案,問道:“你要去哪?”

鄭飛壓著心中的火,又說了一遍:“省城。”

“下午5點發車的,晚上8點到,5塊錢。”說罷將手伸到售票窗的洞口裡,瞅都冇瞅鄭飛一眼。

鄭飛從一堆零錢裡掏出一張5塊的,遞給了售票員,售票員不耐煩地接過錢,慢慢悠悠地給鄭飛打票,過了好一會兒,纔將票遞出來。

雖然購票過程很不愉快,但終究是買到票了,鄭飛還是挺開心的,他瞅了眼售票大廳裡的時鐘,才3點半,還有一個多小時呢,便想出去逛逛,找個附近的書店,他要翻閱下資料,確定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

“你好,再問下,這附近可有書店?”鄭飛再次貓腰問那售票員,不出意外,那售票員冇搭理他,這個年代的公務人員,都跟人家欠她家錢似的,愛理不理的,鄭飛很看不慣,見她不理人,便扭頭去了。

售票大廳門口設的有谘詢台,值班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鄭飛走過去問道:“請問,咱們車站附近有冇有書店?”那值班的女士比售票員熱情多了,她往東邊指了指:“出了車站,往東一裡多路,有個新華書店。”

“謝謝。”鄭飛道了聲謝,想了想,從兜裡的一堆零錢中,掏出了一張10塊的票子,遞給那位女士。

那位女士眼睛都直了:“先生,您這是?”

“感謝費。”鄭飛說到此處,故意提高了聲音,“本來這個錢是屬於那位售票員的。”鄭飛指了指剛纔買票的那個視窗,“但她連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而我剛纔問你問題,你非常熱心解答,所以,現在這錢是屬於你的。”說罷將錢放在了谘詢台,揚長而去。

這售票廳不大,鄭飛的話,整個售票廳都能聽到,當然,整個售票廳也都知道了,那位售票員因為態度不好,丟了10元錢,要知道,那時候他們一個月的工資也就不到300元,10元頂得上她們一天的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