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方孤獨屬於是啥?

一口肥牛卷,一口金靈果,在樹上吃的好不快活。

拿出第十一顆吃下;這次金光包裹住的不隻是異空間,在帳篷中,方孤獨的全身也變得閃閃發光,不等方孤獨有所思考就響起提示音了。

[空間天賦提升,目前等級lv.6,異空間1600立方]

提示一如既往的簡潔,但方孤獨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素質直接提升了。

以前雖然攻擊力很高,但是被普通的牛踹一腳也是要命的,現在如果捱上一腳,那牛輕則骨折,重則肥牛卷。

雖然此時方孤獨異空間還有1500顆左右的金靈果,但金靈果不像是玄幻小說的天材地寶,什麼入口即化,不占飽食度,現在的方孤獨覺得肚皮已經快炸了,還是得等消化了再繼續吃。

就在方孤獨準備收拾東西,將火鍋底料倒掉的時候,頭往樹下望去,發現一個男同誌正在不斷向上攀爬,可以看得出很快奧!

他控製著金靈果樹不斷在他的途徑上出現凸出的借力點,很明顯是個木係覺醒者。

這速度方孤獨當時攀爬快多了,但是升級過後的方孤獨感覺能打死一頭牛,攀爬速度也該上升一個檔次。

方孤獨收好鍋碗瓢盆,拿出零元購的作案工具夜行衣,麵具,手上還拿著一把菜刀,這菜刀被方孤獨分類為恐嚇刀,空間刃屬於是殺人刀。

十米…

五米…

那男同誌也選擇了和方孤獨同樣的枝椏,最終男同誌還是爬了上來,看著眼前居然有帳篷。

心道:“這世間果然有能人,居然比我還迅速!”

卻絲毫不知道他背後虛空中有個老六正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方孤獨向前飄兩步,一手迅速伸出捏住了同誌的後頸,將整個人都提溜了起來。

謔!還真不輕,方孤獨暗暗想到,但手上動作冇有停下,直接將菜刀抵在同誌的脖子上。

“啊!夭壽啊!有鬼,有鬼!”同誌小腿不斷撲騰,不過三秒直接暈了過去。

方孤獨:“???”

至於嗎?方孤獨卻是忘了,不是誰都在災變的環境中經曆了三年時間,災變開始本就使得眾人心理一直緊繃,現在大半夜好不容易放鬆一下,卻發現後麵有人,還能直接一隻手將自己提起來,不怕是假的。

方孤獨將同誌放在了靠樹的位置,扒掉衛衣自帶的兜帽,原來是個小胖子啊!這衛衣還挺顯瘦。

拿出一瓶水直接澆到胖子臉上,胖子打了個哆嗦,看到方孤獨戴的麵具儘顯陰森恐怖,翻著白眼又要暈過去。

我一個大嘴巴子,胖子明顯愣了片刻,還伸手想摸方孤獨的麵具,還好躲得快。

“給我老實點。”方孤獨一巴掌拍開伸過來的鹹豬手。

胖子聽見話語聲居然顯得無比激動:“哎!是人,哈哈哈哈!不是鬼!”

方孤獨:這人什麼關注點?

方孤獨冇好氣又是一巴掌呼在了胖子頭上,拿出菜刀抵住大動脈:“老實點,叫什麼名字!”

胖子張口就來:“李不配。”

方孤獨:???

“嗬嗬,我最喜歡硬骨頭了!不說是吧!嘴硬是吧!傲嬌是吧!我不配是吧!”方孤獨每說一句,手上就是一個巴掌呼頭上。

直到李不配流下了屈辱的淚水,而後緩緩開口:“我叫李…李不配。”

方孤獨聽到了後又揚起手臂,李不配連忙開口解釋:“我姓李,名不配!大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李不配審視了情況,這大哥真尼瑪狼人啊!一言不合大嘴巴子伺候。

方孤獨:……

雖然不知道胖子爸媽啥品位,但我深受震驚!

方孤獨接著問話:“大半夜的你到這邊乾嘛?”

李不配想了一會兒纔開口道:“我家被藍銀囚籠控的死死的,但上麵結出了果實,我摘下吃了之後爬山虎也死了,房子都塌了。我看這邊好大一棵樹,剛好可以上來借宿一晚。”

方孤獨狐疑:“就隻是借宿一晚?”

正欲回答,但肚子不爭氣的發出咆哮,李不配麵露尷尬:“這樹上不是有果子嗎?我想填填肚子!”

方孤獨說道:“你是想摘果子填肚子?”

李不配點頭。

方孤獨繼續:“那現在你給我摘果子,我給你填肚子。”

李不配麵露難色:“大哥…不好吧!我…我冇吃過人啊!”

方孤獨就是一巴掌呼上去,李不配一個哆嗦:“我讓你給我打工,明白了不?”

李不配連忙點頭:“明白明白。”

李不配直接從異空間拿出兩袋方便麪和一瓶水,還有一個大揹簍遞給了李不配:“一揹簍可以換五包乾脆麵和兩瓶水。我這不算壓榨你吧?”

李不配看著麵前比他還大的揹簍,眼神癡呆,加不可思議,加難以置信,正欲開口,看著方孤獨緩緩抬起的右手,弱弱道:“不壓榨!我謝謝大哥您!”

方孤獨丟出一套單人帳篷:“休息一晚,明天開工,爭取在兩天之內全部收完。”

方孤獨轉身離開,中途回頭:“你要是敢偷吃,嘿嘿嘿嘿!方孤獨露出那變態的笑容。”藉助零零撒撒的月光照耀在麵具上,更顯滲人幾分。

李不配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一夜無話,第二日四點方孤獨檢視了一下手腕上的機械錶,還在正常運轉。

聽到旁邊李不配帳篷的鼾聲,臉上儘顯不耐,拿出鍋和鍋鏟,對著帳篷入口一頓敲。

李不配在帳篷聽到聲響就是幾個翻滾:“發什麼神馬事辣!”

“還睡,起床乾活兒!”說著往帳篷裡麵丟了一瓶水和兩包乾脆麵還有個頭燈:“工資預支!”

李不配走出帳篷,看著漆黑一片的環境,心裡默默想到:“媽的,災變前當社畜,災變後還要當人畜!”

抱起乾脆麵就啃,方孤獨卻早已經開始采摘大業了:“快點吃,還想不想要午飯了?”

李不配兩口吃完,背上揹簍也開始了采摘。

有了一個人的加入果然不一樣了,直到中午,李不配就交獲了五揹簍。

高度也到達了150米,看來比預計的要快一些,150米已經超過了大部分樹木的高度,這纔看得見天上的太陽露出一絲溫暖的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