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午餐繼續乾,直到傍晚時分,李不配早已經累的癱坐在地,高度卻是已經達到了230多米,還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明天上午大概就能夠完成采摘。

今天一共收穫五千多顆果實,加上昨天剩下的一千多個,這已經能夠造出十幾個十級的覺醒者了。

方孤獨拿出酒精爐,煮著火鍋底料,今天一天兩餐全吃金靈果度過了,卻還差十個才能升級,索性等明天吧!嘴裡都淡出鳥了!

李不配看著往鍋裡下肥牛鴨腸的方孤獨,瞬間覺得身邊的一堆乾脆麵不香了。

方孤獨發話:“一頓火鍋五籮筐!”

李不配連忙屁顛屁顛跑過來找了個地方坐下,索要一份碗筷就吃了起來,真是一點不客氣。

吃完就睡覺,一整天的攀爬方孤獨也有些受不了了,他冇有木係控製,隻能靠雙手攀爬,比李不配費力不知道多少。

淩晨五點,鼾聲如雷在耳畔響起,李不配自然是免不了被鍋敲醒的。

今日份勞作開始;

240米、250米、280米,今天效率明顯比昨天高了很多,不到一會兒就快到頂了。

方孤獨眼尖的發現最頂端的樹冠上長著幾顆西瓜大小的果實,散發的金光和金靈果相比濃鬱了不少。

方孤獨直接幾個跳躍攀爬,越過十幾米高度到達果實麵前。

真是西瓜大小,但形狀紋路都和金靈果一般,方孤獨摘下一顆,放入了異空間中,熟悉的提示音卻響起了。

[恭喜獲得金靈果lv.2,作用:十級以後升級天賦專屬物資。任何地方都有存在的可能]

二級金靈果,提示卻是十級以後升級的專屬物資。

方孤獨一把將地上剩下的六顆果子也收了起來。

方孤獨就地坐在樹冠上,吃下了今天的午餐-金靈果。

[空間天賦升級,目前等級lv.7,覺醒空間技能:空間刺]

[空間刺:像前方發射一枚空間飛刃,距離五十米,消耗精神力,消耗多少和距離以及目標硬度有關,目前最大數量:10次]

[異空間大小:3200立方米]

方孤獨感覺自己的身體又強化了一波,似乎是和消耗一樣,每一次提升都是上一次的兩倍。

方孤獨就地躺下,使用了技能,空間刺,同樣,方孤獨改變了飛刃的狀態,變成飛針,飛盤都是可以的,但距離經過測試卻是無法提升,可能和精神力強度有關。

升級到七級時,方孤獨就能感覺到50米內的風吹草動,包括下麵的李不配正在苦哈哈的摘果子。

不過一會兒,李不配將最後一顆金靈果摘下,爬到樹掛頂上,放下揹簍就大呼受不了。

方孤獨取出這兩天李不配的工資,五箱乾脆麵,一提水。

“可以散夥兒了!”

李不配看著麵前的一大堆物資,又看了看此時所在的300米高空弱弱道:“大哥…我能跟你混不!”

方孤獨直接說了一句:“滾!我不需要,揹簍就送你了!”

方孤獨收回了揹簍裡麵的金靈果,想了想留下了七顆:“你要是能在這瞎子月存活下來,以後有機會碰到我的話我就帶著你。”

七顆剛好夠升到四級了,方孤獨想了想,做獨狼確實很安逸,不用每天為彆人擔驚受怕,但什麼事情卻都要親身親為,好多瑣事都是方孤獨不願意做的,比如吃火鍋之後安培李不配去洗碗。

要是李不配真能活過這一個月,收個小弟也不錯,最近兩天觀察,還挺老實的,也挺樂觀,在末世中這種人可不多見。

說完方孤獨轉身就走,身體素質的提升,從十幾米高度跳下冇有一點難度,比上來的時候輕鬆多了,越往下就越覺得地麵的潮濕,100米高度位置,陽光都已經被遮擋,蟲蟻慢慢出現,方孤獨現在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300米高度花了五分鐘時間,就在方孤獨雙腳落地那一刻,強大的精神力敏銳的發現了附近居然有不怕死的蹲他。

方孤獨仿若不知,徑直走向了那三人躲藏的位置,直到方孤獨路過也冇有出現。

突然,一把冰冷的硬物抵住了方孤獨的後腦勺。

“把手舉起來!”這時一個紮著馬胡的中年大漢走了出來,臉上還有一道傷疤,旁邊還跟著一個打扮的花姿招展的紅裙女子。

方孤獨示弱:“有什麼事嗎?各位大哥大姐?”

大漢就上前來就要拿他那發黃的手來摘下方孤獨的麵具。

但方孤獨的手提前一步將大漢的手腕捏住,手裡還嘎吱作響。

大漢麵色扭曲:“狗r的,撒手!虎子!!”一邊掙紮,一邊呼喊拿槍抵住方孤獨的隊友。

但還不等背後的虎子有所動作,方孤獨的耳邊憑空凝聚一枚硬幣大小的飛鏢,徑直插入了虎子的喉管。

隻見他將手槍掉落在地上捂著喉管,而喉管還在不斷噴血,這詭異的一幕直接嚇壞被捏住手腕的大漢,那花枝招展的女人也是花容失色。

能在這種環境下存活兩天的冇一個好惹的貨色,但無緣無故被割裂喉管,的確恐怖。

方孤獨左手又凝聚一枚飛刀,將大漢的腦袋直接爆漿。

轉身撿起地上的手槍,還在虎子身上摸到了幾個彈夾,和子彈,這一看就是魔都黑勢力麼!

那女人徹底嚇癱在地上,看著方孤獨如同魔鬼般。

方孤獨緩步走向她,她發出顫音:“不…不要殺我,我是女人!”

方孤獨走在她麵前蹲下,捏住了她的下巴:“女人?我最喜歡女人了!”

方孤獨捏住了她的雙頰,她的嘴微微張開,方孤獨取下麵具,微笑的看著她。

那女子以為抓住了希望,眼角也帶著一絲笑意,妄想得到那帥氣臉龐主人的恩寵。

可突然間,方孤獨拿出手槍,將槍口塞入了她的嘴裡;

看著她驚恐的眼神,方孤獨微笑著迴應麵對。

隨後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砰!

噗~

槍聲混合血液飛濺的聲音,在林間迴盪;紅衣女子的身體緩緩倒下,濺起地上的些許樹葉,瞳孔也是瞳孔也早已渙散。

就在這時,揹著揹簍的李不配看見這一幕直接從樹上掉了下來,發出響動。

李不配見方孤獨的視線轉移到他的身上,連忙舉起雙手捂住眼睛:“我什麼都冇看見,我什麼都冇看見。”

方孤獨不做理會,將大漢身上的手槍也搜了出來,丟給了李不配,留下三個彈夾。

“記住我說的話!”轉身就離開了此地,不帶走一片樹葉,卻是將金靈果都已經薅的乾乾淨淨。

方孤獨願意稱這波逼裝的十分完美,方孤獨早就感覺到李不配在樹上看著他,索性就拿她裝個逼吧!

紅裙女子:你禮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