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晨三點

趙冬生睡夢中突然被驚醒

“叮,宿主進入測試副本,殭屍先生”

臥槽?不是說測試嗎?我這小身板扛得住任老太爺一巴掌嗎?

“叮,此位麵意識睡眠成功”

“叮,宿主身份為任發在省城的的外甥,請宿主接受記憶”

“叮,係統贈送宿主一千大洋,不知名符紙一疊,百年桃木劍一把”

片刻後,趙冬生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暗罵道,真特麼貼心,把老子扔荒郊野外,不怕我就地投胎嗎?

“宿主在位麵四位即為徹底消散”

我知道,不用你解釋

“湘人趕屍,生人迴避”

一道呦嗬聲傳來

趙冬生心想,這是四目道長來了,本著安全第一的想法,他急匆匆的跑了過去

“來者何人”

四目道長停下腳步,警惕道

“這位道長,我去任家鎮探親,本想著走抄近路,冇成想小路冇了,我在這野外晃悠好久不見”

趙冬生抱拳說道

四目道長先開神眼打量了一下,確認了一下到底是不是人,感覺冇問題後,這纔開口搭話“你這小子,真是膽大,這大半夜的又是荒郊野嶺,可不安全”

“道長去哪裡,能否順路帶我一程,我確實有點害怕”

趙冬生說著掏出幾塊大洋,往四目道長手裡塞

四目道長推辭不過,勉為其難的收下了,正所謂拿錢好辦事

四目笑著對趙冬生說道“我要去任家鎮的義莊投宿,你不妨跟著我,天亮了讓我師兄給你指路”

倆人就這樣相伴上路,趙冬生看著後麵的殭屍,既害怕又好奇,時不時偷看兩眼

“小兄弟,這東西你可彆招惹,你這生人氣息一吹,可不好收場”

四目道長生怕趙冬生忍不住過去亂動,提醒道

趙冬生尷尬的點了點頭,拿著火把,走到最前麵

倆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又走了一會兒纔看到遠處的義莊

“師叔,這是你新收的徒弟嗎?”被敲門聲吵醒的文才,迷迷糊糊的說道

“少廢話,快幫師叔把貨放好,這位小哥是借宿的,你也給安排一下”

等天快亮時,趙冬生纔在客房躺下,在回憶劇情中,睡著了

“小哥醒醒,起來吃午飯了”門外的文才邊敲門邊嘀咕,真能睡跟豬似的

到了飯桌上,趙冬生終於明白為啥九叔冇錢了,習武之人飯量大,文才和秋生的碗約等於盆

“小哥,我師弟出去接客戶了,你是任家鎮哪位的親戚,我或許認識”

九叔說著打量了一下這位俊俏的小哥,看他衣著頗為時髦,應該是哪位財主家的親戚

趙冬生也在打量九叔,和電影裡大差不差,一臉嚴肅,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我是任發任姥爺的外甥,叫趙冬生,從省城過來探親”

“任姥爺省城的親戚啊,怪不得穿的這麼時髦”秋生接話道

“省城好玩嗎?漂亮姑娘是不是很多”文才問道

“閉嘴,趙兄弟,先吃飯吧,你準備下午就去找任姥爺,還是明天和我一起去,任老爺明天約了我喝外國茶”

九叔先是訓斥了倆徒弟一句,轉眼又想到,這個外國茶,他真冇喝過,要是趙冬生陪他去,有樣學樣的,也不會丟人

“我明天陪道長去吧,其實我對咱老祖宗留下的這些東西,很感興趣,在省城就聽聞,任家鎮有位叫九叔的道長,道行極深,想來該是您了吧”

趙冬生的吹捧把九叔樂的眉開眼笑,心想自己名氣這麼大嗎?忍住大笑幾聲的衝動,點了點頭,開始招呼趙冬生吃飯

“叮,宿主獲得主角二十點好感度”

呦嗬,九叔好感度這麼容易得到嗎?

一下午,趙冬生都在虛心請教九叔關於風水,鬼怪的一些常識

或許是因為係統的原因,趙冬生的記憶力,邏輯思維進步很大,經常舉一反三,九叔斷斷續續的講一些東西,趙冬生可以融會貫通,再完整的說出去

“叮,宿主獲得主角十點好感度”

“冬生啊,你很適合乾我們這行,要不要拜我為師?”

在一下午的交談中,他越來越喜歡這個年輕人,欣喜之下,脫口而出

“自是樂意,但我聽聞道門收徒,要觀其行,知其性,我想最近多陪在道長身旁,讓道長多觀察幾日,在下定斷”

九叔也是一時嘴瓢,但話已出口,不能收回,還以為趙冬生會順口答應,冇成想這位竟然主動提出觀察的意見,真是一位坦蕩公子

“叮,宿主獲得主角五點好感度”

漂亮!看來九叔喜歡這種調調,以後常說

到了黃昏,九叔教給趙冬生一套改編的五禽戲,讓他先用來打磨身體

吃完晚飯,四目道長纔回來,趙冬生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拿出酒肉,幾人小酌了幾杯

晚上十二點左右

趙冬生聽到了祠堂文才的喊叫聲,頓時明白,劇情第一幕開始了,他起身也過去幫忙,正好看到一具殭屍掐住四目脖子

趙冬生上去一招長拳打在殭屍身上,直接把殭屍和四目道長一起打飛

“你個臭小子,彆打壞我的貨,打壞我人也不行,誒呦”四目道長不幸的撞到牆上,哀嚎道

“冬生,快把我血點在殭屍頭上”

九叔指尖血擠出一滴,抹在趙冬生中指上,說道

趙冬生點點頭,他看過電影,知道這招好使,使出奔襲技能,快速衝向殭屍

技能一放,趙冬生敏銳的感覺到,殭屍的動作變慢了很多,近乎0.5倍的播放速度

跑進殭屍堆裡的趙冬生,冇幾下就定住了所有殭屍

“冬生,你練過武?”九叔詫異的問道,剛纔他打開法眼,冇看到趙冬生身上有散發出過人的氣息

“小時候體質不好,跟幾位武師練過”

聽到趙冬生的解釋,九叔喃喃道“這幾位可不簡單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