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淩晨,四目道長不顧九叔和趙冬生的挽留,帶著客戶走了

秋生也趁機溜走

第二天,上午

九叔帶著趙冬生前往咖啡廳的路上

“冬生,你喝過外國茶嗎?”九叔問道

“您說的是咖啡還是奶茶,這種飲品我感覺冇有咱們中國茶好喝”

趙冬生回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你姨夫的邀請,我也不好推辭”

九叔點頭說道

你個老六,當我不知道啊,你根本就冇喝過,趙冬生對這個好麵子的老頭腹誹道

走進餐廳,服務生攔住兩位問道“請問兩位定位置了嗎?”

“找任發任老爺”趙冬生回道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在二樓看到了任發

“冬生,你怎麼跟在九叔後麵”任發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外甥,也是好奇,跟婷婷說不來,怎麼突然自己來了?

“這不是想您了嘛”趙冬生隨口回道

看著任發曖昧的笑容,趙冬生突然想起來,任婷婷好像也剛從省城回來,他不會是誤以為我追著他女兒來的吧?

任發對趙冬生還是挺滿意的,小姨子夫家背靠軍閥,生意通往海外,這個外甥俊俏又會說話,婷婷嫁給他,都算是高攀了

三人剛坐定,背後就傳來一道嬌憨的詢問聲“表哥,你不是不陪我回來嘛,怎麼自己來了?”

任婷婷走過來,對趙冬生說道,任發接茬說“冬生說他想你了,就自己來了”

說完看著臉紅的兩人,笑著點了點頭

給九叔點了杯奶茶,任發還冇說正事,就把趙冬生和任婷婷趕走,讓他倆出去逛逛

趙冬生心想,冇有文才搗亂,九叔這邊冇什麼好感度可撈,還不如陪會兒妹子

任婷婷今天穿著和打扮,在這年代也算大膽的了,回頭率確實挺高,倆人一路來到秋生姑媽的店裡

“冬生,這位是?”秋生看到漂亮的任婷婷,問道

“我表妹,任家的大小姐,任婷婷”

“任婷婷”

秋生若有所思的嘟囔了一句,看她在盯著胭脂水粉看,立馬跑過去介紹

趙冬生則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不是任婷婷不漂亮,而是過幾天,他們就成最原始宇宙能量了,哎

冇過多久,一臉失望的任婷婷,拉著趙冬生走了出去,正巧碰到九叔和任發

得知已經定好明天去遷墳,趙冬生也冇準備回義莊,俗話說得好,距離產生美,真要天天纏著九叔,好感度就刷不動了

“姨夫,九叔收留我一晚,我看義莊年久失修,能否找人給修繕一下,錢好說”

趙冬生一邊說一邊掏出一袋大洋

“冬生,這就冇意思了,姨夫可不缺你這點錢,你拿著給婷婷買點禮物吧”

任發打趣了一下趙冬生,轉頭和九叔開始商量修繕的事

九叔推辭幾次,在任發和趙冬生的恭維下,欣然接受,心想,這次賺大了,對冬生更有好感了

“叮,宿主獲得主角十點好感度,當前好感度為四十五點”

漂亮!不花一分錢,離任務完成又近一步

第二天

上午

任家父女被抬著往山上走,趙冬生說坐不慣,走著跟在後麵

“趙冬生,你小子離婷婷遠點,聽見冇”

阿威看到任婷婷半路下了滑竿,拉著趙冬生說笑,心裡那叫一個嫉妒,惱羞成怒之下,惡狠狠的說道

“砰”趙冬生也不廢話,直接掏出一把45手槍,對著阿威身旁就是一槍

打完之後,向前走了幾步,把發燙的槍管頂在阿威額頭,笑著說“再敢廢話,以後就不用說話了,你吃誰家的飯,心裡冇點數嗎?”

阿威顫顫巍巍的說“你,你彆亂來”

趙冬生拍了拍阿威的臉,繼續笑著說“我隻需要一個電報,你家譜上的人,會一個不剩,你信不信?”

任發看到阿威已經嚇尿了,開口勸道“冬生,都是親戚,算了,婷婷啊,快去拉開”

他冇有兒子難免被人輕視,所以需要阿威做打手,但阿威惦記上了他女兒,這可不行,現在有冬生出麵,他內心頗為受用

“表哥,算了,彆耽誤時辰”

任婷婷抱住趙冬生拿槍的胳膊,輕聲說道

一場插曲就這樣結束了

一旁的九叔看完了整場鬨劇,他不喜趙冬生這種衝動的做法,但轉眼一想,任婷婷和趙冬生可謂金童玉女,人家內定的未婚妻被人窺視,稍微出格點,也說的過去,年輕人火氣大嘛

等到了墳頭,趙冬生給任老太爺上了柱香,希望老天爺過兩天追他的時候,跑慢點

“那位風水先生說仙人豎著葬,後人一定棒”

“那靈不靈啊”

“額,這二十年來,我們…”

這幾句經典台詞,趙冬生耳熟能詳,現在一邊被任婷婷拉著手,一邊思考要不要出麵也提議火化了任老太爺

冇過多久,任老太爺棺槨被打開

“九叔,這是不是僵而不腐”趙冬生在九叔身旁問道

九叔雙眉緊皺,點了點頭

“任老爺,我建議就地火化”

“我不同意,先父生前最怕的就是火,我不能這麼做”

九叔拗不過任老爺,提議抬回義莊

等人群散後,秋生文才被留下來,點梅花香陣

趙冬生其實也想試試,看看這個董小玉會不會來找他玩耍,又想到董小玉幻術被破之後的嘴臉,算了吧,還是撩撥任婷婷吧

回到任家,任發擺了一桌酒菜,三人吃的很高興,氣氛到位之後,任發把趙冬生的手,放到任婷婷手背上,見倆人都冇反對,滿懷欣慰的多喝了幾杯

等任發走後,趙冬生心想,老頭你有什麼心願趕緊說吧,估計明天你就冇了,不過也無所謂,幾天以後這個世界都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