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一番商討,決定天亮之後,大家搬到義莊,守株待兔

等到了義莊,給文才處理傷口時,九叔才發現,義莊的糯米不夠了,立馬安排秋生去買

這時趙冬生想到劇情裡,秋生會被女鬼糾纏,不過也無所謂,反正秋生也樂得做柳下惠

秋生走後,九叔說要去翻閱筆記,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殭屍,趙冬生這纔想起係統給的桃木劍

“九叔您看這把桃木劍怎麼樣,能用嗎?”趙冬生裝模裝樣的,從行李包裡拿出桃木劍遞給九叔,說道

“百年雷擊木做的桃木劍”九叔拿到桃木劍催動法力一試,驚道

“正所謂寶劍配英雄,這把桃木劍跟了我就是個裝飾品,跟了您才能大展宏圖,我送給您了”

趙冬生指望這把桃木劍能換二十點好感度,自然大方無比

“不可不可,這東西太貴重了,遇到有錢的道友,可換同等大小的黃金啊”

九叔搖著頭不敢收

該說不說,九叔這人真能處,真實誠,價錢都說出來了

“黃金又如何,它若不能斬妖除魔,就是一塊破木頭,隻希望九叔拿著它能保衛一方平安,在我心裡,命比黃金更重要”

趙冬生的說辭,讓九叔心裡暖暖的,在他看來,這種大戶人家的少爺,可不在乎老百姓的死活,冇成想趙冬生竟如此良善,也是頗感欣慰

“叮,宿主獲得主角好感度二十分,當前好感度八十分”

“既然你這麼說,我也就收下了,往後若遇到難事,需要林某出手的話,必定全力以赴”

九叔能說出這種諾言,趙冬生也是一愣這位可是說到做到的

第二天早上,秋生扛著一袋糯米回來了,在阿威隨意的幫助下,九叔察覺到了秋生的異常

“九叔,這糯米裡摻了黏米”趙冬生從麻袋裡抓起一把米,說道

當晚,九叔帶著傢夥事兒,尾隨秋生走了,趙冬生拿著竹板監督文纔在糯米上運動

“冬生啊,我不敢打婷婷主意了,你讓我歇會兒吧”文才求饒道

趙冬生拉著任婷婷的手,笑嘻嘻的說“你打主意又能咋,能耽誤婷婷嫁給我嗎?”

話音一落,任婷婷羞的滿臉通紅,跑回房間

冇過多久,九叔鼻青臉腫的,帶著秋生回到義莊,先是收拾了一頓秋生,又罵了幾句文才,這才氣呼呼的回了屋

第二天

白天

今晚就是大決戰,先是董小玉,後是任老太爺,想到這,趙冬生開始準備東西,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九叔,義莊大部分都是木質結構,我的武器很容易點燃房屋”

趙冬生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冬生,那你儘量先不用,等危機時刻再用吧,如你所說,命比錢財重要”

九叔沉吟片刻,回答道

晚上,九叔大馬金刀的坐在正房門口,裡麵是綁在椅子上的秋生,和躺在糯米床上的文才,中間坐著趙冬生,還有被他抱在懷裡的任婷婷

隨著一道道“秋生”的呼喊聲傳來,任婷婷害怕的死死抱緊趙冬生

讓你進裡屋你不去,說是一個人害怕,在外麵也冇見你多大膽啊,趙冬生心裡吐槽道,他還想看看女鬼和九叔打鬥時候的英姿呢

冇過多久,院裡狂風大作,緊接著傳來“嘿哈”的打鬥聲,董小玉一邊打一邊呼喊秋生

文才這次冇屍變,反而活蹦亂跳的,秉著有熱鬨不看王八蛋的心思,下床趴在窗戶旁邊偷看,一邊看還一邊講解

秋生著急的不停掙紮,文纔過來打趣秋生,一個不小心,他鋒利的指甲劃破了繩子

臥槽,文才真是個攪屎棍啊,趙冬生腹誹道

秋生掙脫開束縛,一把拉開大門,跑了出去,任婷婷聽到門開了,嚇的更是一動不動,趙冬生也隻好放棄看熱鬨的心思

大約亂了一刻鐘,有雷擊木加持的九叔,成功拿下董小玉,最後在秋生的求情下,放她離開

幾人剛收拾好屋子,九叔都準備睡覺了,阿威帶著人跑了進來,說村口發現殭屍,九叔跟著去了

趙冬生明白,這是調虎離山計,

“秋生文才,你倆把所有窗戶都封上,尤其是天窗”

倆人一愣,立馬明白,現在九叔不在,很危險,趕忙開始行動

過去有一兩個小時

義莊大門被撞開,趙冬生,文才,秋生正在院裡撒糯米,看到殭屍踩著門板往進走,嚇的轉身就跑回屋

關好門,趙冬生遞給任婷婷兩個氧氣瓶,“拿著這個,躲床底下,夠你用幾個小時了”

任婷婷點了點頭,又囑咐他千萬要注意安全

此時九叔在敲門,打開門後,又聽到側房裡有動靜,九叔帶著秋生前去檢視

文才和阿威剛準備關門,冇有了累贅的趙冬生攔了下來“讓殭屍進來吧,躲不是辦法,是男人不能慫,死磕了”

就在倆人猶豫時,房頂塌了,殭屍掉了下來,他倆立馬跑到院子裡,九叔和秋生衝了進來,兩個人圍攻殭屍,趙冬生又想到係統贈送的符紙

“臨”趙冬生掏出一把,挨個試,隻有那麼幾張符紙有用,召喚出一道法力打在它的身上,好像也不痛不癢的

“冬生小心”

正當趙冬生準備拿出另一疊符紙時,殭屍掙脫開九叔,衝著趙冬生撲來

趙冬生一個驢打滾,閃了過去,殭屍冇刹住車,到了院裡

“來吧”趙冬生拿出一把噴火槍,對著殭屍就是一頓燒烤

“九叔,快加火,這殭屍不行了”

趙冬生明顯感覺到殭屍這次的實力差太多了,身上的衣服都開始燃燒了

九叔拿出燈油,蠟燭,菜油,火把等等一切能燒的都往裡扔

等噴火槍燃料耗儘,趙冬生看到殭屍身上還有火,掏出符紙一邊唸咒,一邊往裡扔

突然,一道符紙引出一道詭異的火光,原本殭屍身上的快滅掉的火,頓時重新燃燒起來,無論殭屍怎麼掙紮,火苗都越燒越旺

大約過去半小時,火裡已經看不到殭屍的蹤影,九叔上前捅了捅說“已經成灰了,這事還是多虧了冬生”

“叮,宿主獲得主角好感度五分,當前好感度八十五分”

趙冬生忍不住去了裡屋,把任婷婷扶了出來

“表哥,解決了嗎”

任婷婷擔心的問道

趙冬生親了一口任婷婷,拉著她來到客廳,這時四目道長也來了,正聽九叔訴說著這次的禍事

“九叔,你看看我這把匕首,有冇有什麼說道”趙冬生,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這句話,又掏出毀滅匕首,遞了過去

“來我看看”九叔剛拿到匕首,時間突然開始變慢

趙冬生扭頭看著任婷婷,她的嘴一張一合很是困難,臉上佈滿恐懼

“滋滋滋”類似於電流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所有事物全部消失,隻留下無儘的黑暗

“宿主測試位麵通過,獎勵係統積分八分,獎勵係統貨幣八萬,獎勵五禽戲技能”

等係統提示音一落,趙冬生回到武林外傳的客房,起身點著蠟燭,趙冬生忍不住想起乖巧的任婷婷,哎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