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宿主測試位麵完成任務,屬性麵板開放”

“叮,恭喜宿主獲得技能獎勵,神門劍法”

“叮,初級位麵篩選完成,逃學威龍1,殭屍先生2,請宿主選擇”

趙冬生想了想,還是去逃學威龍靠譜點,殭屍先生2可不是自己能參與的

“選擇逃學威龍”

“叮,選擇成功,48小時以後開啟傳送”

趙冬生打開自己的屬性麵板

氣血:180(正常100,係統加成50)

體力:180(正常100,係統加成50)

力量:180(正常100,係統加成50)

靈敏:180(正常100,係統加成50)

內力:50

法力:0

技能,奔襲(一級),長拳(一級),神門劍法(一級)五禽戲(一級)

備註,滿級十級

趙冬生看完覺得自己可以一打二嘍?又想到劍法,不如買把劍,晚上和小郭過過招?

一大早,趙冬生就被院裡嘈雜的聲音吵醒

打開房門,白展堂就在門口候著

“客官您醒了?我給你送熱水過來了”

看著白展堂嬉皮笑臉的模樣,趙冬生就覺得不對勁,手伸進去一摸,都快涼了

“我們掌櫃的,今天說要早起,我一大早過來送熱水,還在賴床,嘿嘿嘿”

白展堂一臉尷尬的說道

切,果然不是給自己送的

收拾完,下樓跟管家會麵,管家表示已經押了五百兩,讓他安心住宿,照顧好自己

趙冬生把管家送到門口,這時邢捕頭急匆匆跑進客棧

冇過多久,就聽到裡麵,“咦,啊,呀,這可咋辦”

嗡嗡嗡的聲音

“幾位出什麼事了”

管家看他們滿臉驚慌的表情,心中一沉,問道,少爺可在這住呢,不能有什麼閃失

“麼事麼事,俺們鬨著玩呢”

佟掌櫃捂住準備說話的刑捕頭,生怕嚇到這位貴客

管家心存疑慮,這時車伕過來稟報,車馬準備妥當了,趙冬生知道這是郭芙蓉來了,也冇放在心上,讓管家帶人走了

當晚,佟掌櫃把趙冬生請到大堂長桌上,因為是大客戶,和佟掌櫃並排坐

一桌子人緊張的時不時四處張望,趙冬生忍不住開口道“在下幼時體弱,家裡請了幾位武師,傳了一套劍法,倒是不懼什麼雌雄雙煞”

還冇等趙冬生說完,邢捕頭便雙手握拳,大喊一聲“此處有趙公子護法,我去彆處巡邏”

說完就跑了出去,他可不信這種自以為是的公子哥

佟掌櫃立馬追了出去,一幫人在門口又是拉扯,又是算賬,最終邢捕頭技高一籌,跑了

趙冬生坐在椅子上看著幾人,慌裡慌張的跑進客棧,緊關大門,開始討論對策

聽著他們熟悉的台詞,還有白展堂慫漢就提當年勇的樣子,趙冬生就想笑

就在這時,屋頂傳來一陣聲響,嚇得佟掌櫃往後一仰,趙冬生立馬摁住,這位要是倒了,又得說,額錯了…

其他人藏在桌子下麵,渾身發抖

“現在雌雄雙煞在屋頂,等會兒他們會學貓叫”

趙冬生話音剛落,屋頂就響起貓叫的聲音

佟掌櫃雙手緊緊抓住趙冬生的胳膊,問道“現在怎麼辦”

“冇什麼,這倆人輕功可冇你們跑堂的厲害,如果一對一,我能拿下,二對一就不好說了”

趙冬生的話讓佟湘玉臉色一僵

片刻後,其他人從桌子底下出來,圍坐在一起,用交代後事的語氣說完心裡話,擁抱在一起

“咚咚咚,有人嗎”

門外響起敲門聲

“冇有,媽呀咋辦呐”

白展堂順口接話,說完知道不妙,哭喪著臉說道

“打烊了,你要進來得加錢”

趙冬生走到門口回話道

“你要多少”

這時其他人跑過來,嘰嘰喳喳的小聲議論

“看你誠意,黃金五十塊兩,行就開門”

原劇好像是這個價錢,趙冬生心想

“好,就黃金五十兩”

門外聲音一落,佟湘玉挺身而出,打開房門,把人帶了進來,送上客房,白展堂也跟了上去

“去燒熱水”趙冬生覺得一會得裝個b,來個溫茶戰小郭

冇過多久,白展堂捱了一招分筋錯骨手加排山倒海,哀嚎著跑下樓

小郭緊追不捨,到了樓梯口,佟掌櫃擋在前麵問道“你這是乾啥”

“替天行道”

眾人驚呼“雌雄雙煞”

趙冬生拔劍直衝小郭,小郭左右閃躲,後退幾步喊到“欺人太甚,有種等著”,說完上樓了

一分鐘後,小郭拿著劍,衝下來直攻趙冬生,倆人你來我往不相上下

趙冬生剛學,還不太熟練,郭芙蓉都冇入門,倆人將遇良才,劈裡啪啦打的很是熱鬨,俗稱菜鳥互啄

趙冬生的劍是後世鋼材鑄造,比郭芙蓉的強度要高,在一次碰撞中,郭芙蓉的劍,“乓”一聲斷成兩節

郭芙蓉直接棄劍,用雙掌來了一招排山倒海,趙冬生也扔下劍,一個奔襲閃到她身後,來了一記長拳,郭芙蓉冇躲開,重重捱了一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哀嚎

“綁起來”

看到這位已經失去抵抗力,大嘴幾人在佟掌櫃的指揮下,把小郭捆了起來

趙冬生打過癮了,起身上樓回屋睡覺

睡到自然醒,準備下樓的時候,就聽到了雙方關於雙俠和雙煞的辯論

走下樓,郭芙蓉一臉不服的看著趙冬生,趙冬生倒也冇理她,點了幾道菜,吃完出門溜達了

當天晚上,在佟掌櫃的勸說下,郭芙蓉決定留在同福客棧

淩晨三點,趙冬生迷迷糊糊中被吵醒

“叮,請宿主準備進入初級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