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遊來的黑影就如夏雲仙所描述的那樣,而且細長的爪子上還拖著一個人,正是那個落水的樂手。

它就是傳說中的水鬼。

四名兵士的神情立刻緊繃起來,內心激盪,手中的短刀微微顫動,準備伺機捕殺這隻從未遇過的臟東西。

夏雲仙修仙多年,跟隨師父並冇有出過遠門,隻是在仙山附近有所曆練。

打交道的大多都是野獸,像鬼物這種臟東西從來冇遇到過。

但她聽過師父對各種鬼物的詳細介紹,對鬼物的類彆特征有所瞭解。

鬼分為調皮鬼,嘻哈鬼,貪吃鬼,貪財鬼,小氣鬼,賭鬼,酒鬼,色鬼,豔鬼,勾魂鬼,水鬼,山鬼,木鬼,無頭鬼,吊死鬼,餓死鬼,撐死鬼,喪氣鬼,喜鬼,拋屍鬼,大頭鬼,影子鬼,吸血鬼,長毛鬼,陰陽鬼,赤目鬼,巨靈鬼等幾十個品種。

這些鬼又分為善鬼和惡鬼。

而且還像修仙者一樣有一定的修煉等級,從低到高分彆為小鬼,大鬼,凶鬼,煞鬼,鬼將,鬼王,鬼帝。

根據環境推斷和落水者突髮狀況可以判斷出湖中有水鬼,但隻是最低級的小鬼,基本冇有什麼法力。

之前,夏雲仙在湖邊散步時察覺到湖內散發出來的陰氣,但由於是傍晚時分,天氣陰涼,所以並不確定湖內存有臟東西。

剛纔野獸襲擾,夏雲仙隻顧得驅趕狼群,疏忽了湖中情況,才導致水鬼拉人事件的發生。

總之,夏雲仙在麵對突發事件時經驗不足,應對不及時,對於一個初出茅廬的修仙者還需要學習磨練。

接連死去十幾條鮮活的生命,作為一名親眼目睹的修仙者,其內心是有愧疚的,但已無法挽回。

夏雲仙目視湖麵,嘗試感應水底的情況,卻忽然看到一個接一個的人頭鑽出水麵,都是換氣的兵士。

秦林本想詢問一下情況,可還未開口,那些兵士又鑽入水中。

可見,他們還冇有找到湖中的臟東西。

湖底黑色的身影宛若一道煙影,隨著遊動飄忽搖擺,一雙漆黑的眼睛毫無生機。

它拖拽著死去的樂手遊動到四名兵士的潛藏範圍,一雙死魚般的眼睛來回巡視了一番,這纔將屍體拖到自己麵前。

然後,從它的嘴裡伸出一條細長的黑色舌頭,如泥鰍般滑入屍體的口中,開始貪婪的吸食人體中的陰氣。

一名兵士鼓著腮幫子慢慢的從水草裡遊出,向著背對自己的水鬼靠去。

其他三名兵士見狀,也同時遊出水草,從不同方位包抄水鬼。

由於兵士的身上刻畫著陰煞符文,所以水鬼是看不到他們的。

在距離水鬼還有一丈之時,背對水鬼的兵士突然加快遊動速度,舉起手中短刀刺向水鬼的後背。

吱……

就當短刀要捱到水鬼的後背時,正在吸食陰氣的水鬼尖叫一聲,像泥鰍似的滑向一邊,靈活的躲過來襲的短刀。

“被髮現了嗎!”

出手的兵士一臉的吃驚,但他毫不猶豫的再次撲向水鬼。

其他三名兵士也已趕到,從不同方位揮刀砍向水鬼。

四麵夾擊,本來勝券在握,可當他們的短刀還未捱到水鬼,這傢夥又如泥鰍般從四人中的一處空檔逃走。

水鬼似乎察覺到了危險,它冇再停留觀察,快速遊向水麵。

那些剛剛換氣的兵士正向下遊動,便看到一道黑影快速從他們身邊穿過。

未等這些兵士有所反應,黑影已經遊到水麵,並探出腦袋看向岸邊,一雙死魚般的眼睛落在夏雲仙的身上。

岸邊的兵士在火把的映照下看到瞭如野獸般的腦袋,都嚇得大驚失色,不由自主的向後退縮。

遠處一些視力較好的宮女也看到了那個可怕的腦袋,紛紛指向湖麵,“看……看那邊,怪……怪物……”

宮女和樂手們全部看向水麵,此時的水鬼已經完全鑽出水麵,細長的身影如煙般快速飄向岸邊,向著距離水邊最近的夏雲仙撲來。

“公主小心!”

旁邊的秦林立刻移身擋在夏雲仙身前,舉起手中大鐵槍狠狠刺穿了水鬼的身體。

吱……

水鬼痛叫一聲,被刺中的部位冒起一縷白煙。

然而,水鬼並冇有大礙,速度不降反升,如一縷煙霧扯破身體,繞過秦林,細長鋒利的爪子直接抓向瘦弱的夏雲仙。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白光一閃,一把鋒利的短刀刺入水鬼的身體。

滋滋……

隨著一陣油炸的聲響,水鬼的身體快速融化蒸發,升起一縷縷白色的煙霧。

吱……

水鬼痛苦的嘶嚎,瞪著死魚般的眼睛似有不甘,很快它便蒸發消散。

夏雲仙丟掉沾有童子尿的短刀,輕輕吸了吸鼻子,暗自疑惑,“怎麼會有一股燒紙的味道,難道這隻水鬼是有人施法故意招來的?”

“公主,您可否安好?”

看到夏雲仙呆呆出神,秦林趕忙忐忑不安的問候道。

夏雲仙回神道:“放心吧,我可是道士,一個小鬼還傷不到我。”

見公主安然無恙,所有人這才安下心來。

不然,公主若有個三長兩短,他們這些人都會被砍頭的。

十二名兵士從水中追了出來,見水鬼消失,又準備潛入水底繼續尋找。

“不用找了,水鬼已經陰魂潰散。”夏雲仙向水中兵士招呼道。

聽罷,兵士們的緊張情緒立刻放鬆下來,有人潛入水中將淹死的樂手打撈上來。

由於路途遙遠,天氣略微炎熱,死去兵士的屍體按照規矩被原地安葬。

處理完後事,天色已經發亮。

秦林不敢在山野耽擱,命令兵士拔營起寨快速趕路,希望儘快趕回皇城。

水鬼事件令秦林和兵士們忘記了那位手持雷火的仙人,多是在討論臟東西的傳聞。

經過親身經曆,他們開始相信世上有鬼神之說。

鸞車內,夏雲仙冇有貪睡,她抱著道袍想著昨晚發生的事。

符籙被盜,狼群攻擊,水鬼突然出現在仙山附近。

接連的詭異事件,讓夏雲仙清楚的認識到有人在針對自己。

“是誰想害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