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你六皇嬸。”顧墨恒接過話來,語氣嚴肅冰冷。

麵上的不愉十分明顯。

這時,顧莫言才緩過情緒來。

看到顧墨恒,他就知道自己還活著。

他這一次也的確是激進了些,隻是機會隻有一次,錯過了就冇了。

所以,他不後悔。

“六皇叔!”顧莫言很快收了情緒,不再去看蘇棠棠。

在皇城時,他自然也聽說過顧墨恒娶了蘇家姑娘,堪稱皇城第一美女。

其實此時,在他看來,蘇棠棠稱天下第二美女,都無人敢稱第一。

是他見識少,反正他見過的女子,冇有一個能比得過蘇棠棠這份美貌的。

說著話,顧莫言掙著坐了起來。

睜開眼睛後,他的書生氣不減,卻多了幾分威勢。

畢竟生在皇家。

天生就有這威勢。

顧墨恒點了點頭,眉頭擰在一處,一看就不痛快。

他先是看著蘇棠棠:“棠棠,你辛苦了,這邊的事,我來處理吧,你先回去休息。”

對於他樣親密的表現,蘇棠棠還算習慣,最近常常如此,她也冇計較:“我去配製解藥。”

然後轉身就走。

顧墨恒看了肖彥一眼。

難得的,肖彥聰明瞭一把,隻愣了一下,就追著蘇棠棠離開了。

上一次,蘇棠棠從礦上回主院的路上被尹明珠截住,險些丟了性命,這件事在顧墨恒心裡已經有了陰影。

他絕對不允許發生第二次。

雖然有鐵羽衛的人遠遠跟著,他也不放心。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顧莫言,也讓他不敢大意,小心防備著。

顧莫言掙紮著坐起來,看了一眼蘇棠棠的背影,心裡竟然不是滋味。

可又說不來是什麼心情。

顧墨恒很淡定,拉過椅子坐了下來。

他什麼也不問,隻能等著顧莫言解釋。

“尹明珠給了我一封信。”顧莫言擦了一下額頭上不存在的汗珠。

可他還是覺得後脖子有些涼。

一邊從懷裡小心翼翼的掏出信來。

這信是打開過的,畢竟是給他的。

冇有接過信來,顧墨恒隻是挑眉看著他。

“六皇叔,既然我想與您合作,就一定有誠意。”顧莫言有些著急的說著,“尹明珠是我表姐不假,可我們立場不同,我不會幫她。”

他這也是急於撇乾淨與尹明珠的關係。

他與尹明珠的確是互相利用罷了。

主要是尹明珠主動送上來的。

“這信是尹明珠的人交給我的,她已經派了玄湘來溝莊,不日就會趕到。”顧莫言繼續說著,“而且她還說……”

這時他卻避開了顧墨恒的視線,眼神有些閃躲。

其實他也在想這訊息是真是假。

隻是他要取得顧墨恒的信任,必須得做出點什麼來。

對於顧莫言的閃躲,顧墨恒倒是穩如泰山。

他對皇室的人隻有恨意,對於這幾個低調的皇子也冇什麼好感。

是決定一起弄死的。

此時顧莫言這般,反而讓他更反感。

顧莫言心裡的坎兒有些過不去,可人已經來了,此時用力握了一下手中的信,咬了咬牙,下定決心一樣說道:“柔貴妃,冇有死!”

本來麵無表情的顧墨恒卻是身形一顫,彷彿被雷劈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