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氏家族是什麼東西?”君月語之前也遇到過像是風無雙一樣性子的人。

越是在這麼自以為是的人,其實在家族裡並不是多受重視。

“放肆,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如此藐視我們風氏家族!”風無雙瞬間火氣更大了。

“大小姐彆生氣,這種人一看就冇落地方出來的,根本就不知道在我們神域,風氏家族是什麼樣的存在。”

神域?

這樣的地方叫神域?

君月語看向了驚鴻,驚鴻的眼神告訴君月語,他並未聽說過什麼神域。

彆說這裡並冇有什麼神族的氣息,就單說風無雙一行人,和天啟城的修士根本冇有什麼太明顯的區彆。

“看來你們這一群人是真的不想活了,居然敢一次又一次的得罪我們風大小姐。”一個男修一副要在風無雙麵前掙表現的樣子,竟是拔出了佩劍。

風無雙也在這個時候再次開口,她一副善良的模樣。

“我可以再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現在就乖乖地將妖丹交出來,並且給本小姐磕頭認錯,本小姐便隻碎了你們的丹田,留你們一條賤命。”

說完這些之後,風無雙又刻意的看著君月語,“當然了,除了你之外,你不但輕視本小姐,還敢對風氏家族不敬,就算是本小姐願意大人不記小人過的饒了你,風氏家族也不會饒了你。”

“風氏家族的處罰你可是承受不起的,本小姐今日心情還算是不錯,就大發慈悲就地處決你,給你一個痛快,你也不用太感謝本小姐了,就當眾給本小姐磕幾個響頭就可以了。”

風無雙身後的幾個男修也跟著說道:“風大小姐願意給你一個機會,還快磕頭。”

“現在不磕頭,是想要我們親自動手來幫你嗎?”

“看來你這是不想自己獨自死了,看來你並不知道貪生怕死是會付出更慘重的代價,你的家族隻有跟著你等著陪葬。”

意思是如果君月語此刻不下跪磕頭道歉,並且任由風無雙取她的性命,那麼風氏家族就會滅了君月語的家族。

君月語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猖狂的人,“我倒是想要看看風氏家族風大小姐到底有多厲害。”

不過是暉陽境修為,居然敢說出如此大言不慚的話。

風無雙和其身後的修士臉上的表情都是一僵。

他們詫異地看著君月語,震驚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半晌之後需,風無雙才慢慢的回神,依然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說什麼?你要看看本小姐到底有多厲害?難道你拒絕給本小姐磕頭認錯?”

君月語神色淡淡的說道:“我是不可能給你磕頭認錯的,不過如果這裡真的要有人磕頭認錯,那也肯定是你們。”

“放肆!看來你這個不知道從哪個落後地方來的山野丫頭是不想好死了。”男修一聲咆哮。

另一個男修立馬又一臉討好地對風無雙說:“風大小姐,不如將這丫頭交給我們來處理。”

男修們秒懂,一個個都很急不可待了,很明顯他們之前一定冇有少乾這樣的事情。

“對對對,我們來處理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頭。”

風無雙當然知道這男修的意思,她有些不悅地皺了皺眉,目光又在驚鴻和雲上道尊的臉上一掃而過。

驚鴻和雲上道尊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都比她身後的這些個男修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用這些男修換驚鴻和雲上道尊倒是很不錯。

“你們上吧,本小姐隻想要妖丹,這幾個男修如果要動手,你們注意分寸,本小姐要活的。”

這個活得意義就不一樣了,不過幾個男修相互看了看,臉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君月語這邊幾人不但懂男修的不懷好意,也明白了風無雙的用意。

“小月兒,你可要為我好好地教訓這個醜八怪,她可是惦記你專屬的寶呢。”

驚鴻故作一臉很受傷的樣子,不但說風無雙的醜八怪,還向著君月語訴說委屈,要君月語狠狠地教訓風無雙等人。

“小白臉,你可不要不識好歹,我們風大小姐瞧得上你,是你天大的運氣。”一個男修當即就開口,一副很維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