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孽畜,找死!”

伴隨著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三隻火雲狼頓時還來不及慘叫就被一擊致命。

鳳淺眸光微眯,“藍階中期!”

鳳岐連忙跑過去抱起地上痛暈過去的鳳傾城,走到來人麵前,驚喜的喚道:師父,您怎麼在這裡?

仇仁貴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開口道,還好老夫來的及時,不然你還能有小命在。

鳳岐連忙附和,是是是!“徒兒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這位就是你們琉璃國傳得沸沸揚揚的鳳女?站在仇仁貴身邊的一位紅衣少女一臉高傲的指著鳳岐懷裡的鳳傾城不屑的問道?

鳳岐抬眼望去,連忙又恭敬的喚了一聲,“三師姐。”

東方琴哼了一聲說道:“還以為這鳳傾城有多美呢!長成這樣也叫美,你們琉璃國的人都是瞎子嗎?就這長相?連我宮裡的婢女都比不上!”

鳳岐聽此,原本帶笑的眼眸一怒,正要開口,便聽到一直未吭聲的南宮傑說道,東方四公主慎言!先不論城兒的長相如何,就憑公主剛剛辱罵我琉璃國的這些話,本殿就有權力向東陽帝為我琉璃國討一個說法。

“怎麼?”公主是想打破兩國好不容易纔平息的戰火嗎?若是如此,那麼我琉璃國奉陪到底!

“你!”東方琴憤怒的指著南宮傑說不出話來,

夠了!“琴兒,不可無理!”

仇仁貴看了看南宮傑,後者卻是恭敬的對他行了行禮,他對著鳳岐說道:先離開這裡……。

待他們離開之後,鳳淺才從空間裡出來,真是便宜那一對狗男女了,早知道她就把藥沫再加重一點,她真是太善良了!!!

她神情淡漠的看了看三隻火雲狼的屍體,又看了看幾人離去的方向,她紅唇微勾,諷刺味十足!若冇有她爺爺和鳳家軍,就憑他南宮皇室麼?一群垃圾!!!

她抬眼看了看天,歎息一聲,“該回去了”

鳳淺嬌小的身影如風一般的穿梭在落日山脈的中部,一些低階的妖獸被那驚人的速度嚇得四處亂竄。

就連速度最快的疾風鹿都無法看清這黑影是什麼,直接“嗖!”的一下從它身邊刮過。

當她再次停下來辨彆方位時,突然,“唰唰唰!”幾道黑影立馬就出現在她麵前,鳳淺黑眸微眯,剛要出手時便聽到對麵幾人興奮的喚道:“小姐!”

鳳淺一愣,她定睛一看,“鳳一,鳳三!”怎麼是你們?

鳳一連忙走上前恭敬的說道:太好了!小姐您冇事!“我們都已經找了您一個多月了!”

鳳淺嘴角一抽,一個多月!她還以為就隻有幾天呢!這麼說,她在死亡之界裡待了一個多月!頓時感覺頭頂有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

難怪她會在裡麵遇到狗男女!她還以為他們是不放心她冇死透而留在這裡好確認的呢!

見她未開口,又看了看她身上這身奇怪的衣服,鳳一微微蹙眉,難道小姐受了很嚴重的傷?可是看小姐這精氣神也不像啊!小姐這一個月到底去了哪裡???

小姐,您這一個多月都待在落日山脈嗎?為何我們翻遍了整個外圍與中部都未找到您?鳳淺搖搖頭,先回府,說完她轉身便走。

鳳一鳳三幾人對視一眼,他們怎麼覺得他們的小姐好像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

鳳淺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她皺了皺眉問道,出口在哪裡?鳳一幾人齊齊往右一指……

“……”

鳳淺嘴角抽搐,太尼瑪丟人了有木有!

“那個,我爺爺他老人家怎麼樣了?”

鳳一搖搖頭,將軍他很擔心您,半個月前一直與屬下們在這裡尋找您,直到鳳四的訊息傳來說,家主正在府中為您辦喪事,纔回去的。

鳳淺黑眸微眯,“喪事嗎?還真是迫不及待呢!”

走吧!說完她一個閃身便冇了身影,鳳一幾人瞪大雙眼,簡直不敢置信,小姐不是冇有靈力嗎?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連忙跟了上去……。

“京都!”

最熱鬨的南大街上,人來人往,隨處可見的販賣聲,來來往往的豪華馬車穿行,無一不都在顯示出它的繁華。

當鳳淺幾人停在將軍府的大門前,過往的路人皆好奇的停下腳步看向他們,鳳淺仰著下巴看向眼前這巍峨、肅穆的府邸,心裡微微有些複雜。

朱漆大門上方懸著“護國將軍府”的匾額,大門兩側立著兩尊威風凜凜的異獸雕像,四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守衛肅殺靜默的各立兩邊,威武又霸氣。

這時,大門由內打開,從裡麵走出來一大群人,為首的是一位神情有些許憔悴的老人,他眼眶微紅,身子微微顫抖的移步走到鳳淺麵前。

鳳淺抬眼凝望著眼前的老人,淡淡一笑,“爺爺,我回來了!”

鳳滄慈祥的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鳳淺那毛茸茸的小腦袋,溫柔的說道:回來就好!爺爺就知道我的小淺兒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回家的!

鳳淺鼻子一酸,眼前的老人可是她前世今生最至親之人!她心裡有些微微酸澀,原本她以為除了師祖師尊之外便不會再有任何親人的存在了!冇想到……

這時,鳳強與一位婦人走到鳳淺的麵前笑著說道,淺兒回來就好,爹您還是先讓孩子進府吧!她一定是累壞了!

鳳淺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大伯,大伯孃真是好久不見啊!”

鳳強聽著她有些意味深長的話,原本含笑的嘴角一僵,他藏在寬大袖口的手緊緊的握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淺兒說的冇錯,是有一個多月冇見了,這時旁邊的鳳夫人有些嗔怪的說道:你這孩子,都已經是個及了笄的大姑娘了,就這麼一聲不吭的消失了一個多月,害的大家為你擔心不已,萬一你在外麵受了什麼欺辱家裡人又不在身邊,你一個冇有任何靈力的姑娘可怎麼辦!

言下之意便是,“你一個姑孃家家的,又冇有靈力!還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一個多月,名節早已儘毀了還不自知!”

鳳淺玩味的打量眼前的婦人,還真是一張厲害的臭嘴呢!三言兩語就把她往輿論方向推去,比起那小白蓮,顯然這朵老白蓮更勝一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