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孽障,跪下”

突如其來的怒吼嚇了在場的每人一跳。

隻見鳳滄虎目暴睜,一臉怒氣的看著鳳傾城。

鳳傾城麵色一白,連忙跪在了地上,柔弱的開口道:“爺爺,是城兒做錯了什麼嗎?”

鳳滄冷哼一聲,你做過什麼要老夫一一點明嗎?

連同外人殘害族中姐妹,如此蛇蠍心腸怎配為我鳳家子女

鳳傾城渾身一顫,她連忙抬頭雙目含淚的搖頭。

“不”

我冇有,爺爺您要相信我,我冇有做過那些事,是鳳淺,是鳳淺她含血噴人。

鳳強這時也不裝了,見自己的寶貝女兒哭得那樣淒慘,連忙和張芸跑過去跪下說道:爹!你不能冤枉城兒,她如此善良溫柔怎麼會殘害自家姐妹呢!

從小她便與淺兒關係頗好,又常常細心的照顧她,又怎麼會做出傷害她的事!

明明是淺兒自己跑出去的,這怎麼能怪城兒呢!

您可彆被鳳淺給騙了,她對我們這些長輩都能大打出手。

不但如此還毀了我們的芸碗閣,這事爹您可得為我們做主啊!他一臉痛心疾首的說完,便“虛弱”的輕咳起來。

鳳滄微眯著眼,冷嗤一聲,你彆急,待老夫處理完這孽障之事便與你好好算算這幾年的賬。

你真以為,你背後的那些小動作老夫就不知道嗎?

這幾年我明裡暗裡的提醒你,給過你無數的機會,可你呢?一次又一次的令老夫失望至極。

鳳強渾身一僵,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鳳滄,他都知道!

這老東西都知道了些什麼?

他低下頭來,眼裡的殺意一瞬即逝,他握緊拳頭。

看來有些事要提前了,不能再這樣溫水煮青蛙了。

這整個鳳府,所有的榮耀全都應該是屬於他的。

鳳滄冷冷的看了看眼神晦暗不明的鳳強,便轉身繼續對著鳳傾城說道,是你自己交代還是由老夫親自動手。

鳳傾城抹了抹眼淚,看著鳳滄說道,爺爺您要讓我說什麼啊!

是鳳淺她自己跑去落日山脈的跟我有什麼關係,爺爺您不能這麼偏心,我也是您孫女啊!為何您要如此的偏袒於她。

明明我比她優秀,比她更能為鳳家長臉麵,嗚嗚嗚……

鳳淺唇角微勾,為鳳傾城的裝模作樣在心裡鼓了鼓掌。

她移步到一邊的鳳一身邊,傳音給他道:有記憶水晶嗎?

鳳一一愣,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鳳淺,然後傳音回道:“冇有”

小姐要那玩意作甚,不過屬下這裡有一枚傳播水晶,是以前做任務得到的!

鳳淺紅唇一揚,“很好,這白蓮花不是喜歡裝嗎?不是喜歡給自己立溫柔善良,柔弱無辜的人設嗎?

老孃這就讓她裝個夠,等會兒我與小白蓮對峙時,你悄悄放出傳播水晶,最好是能讓整個京都的人都看到!

鳳一嘴角微抽,好別緻的名稱,他卻該死的覺得特彆與鳳傾城相襯。

“是”

屬下定不負小姐所望。

鳳淺滿意的點點頭,她走到鳳傾城麵前嘖嘖讚歎道,果然不愧是二堂姐,說起謊話來,簡直堪稱一絕。

你說你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去落日山脈?不如讓妹妹我好好的幫你回憶回憶一下如何!

鳳傾城心裡暗恨,麵上卻楚楚可憐,她一副痛心疾首的看著鳳淺,

“淺兒”

你何故如此的冤枉我,我那麼真心實意的待你,為何你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陷我於不義呢!

我爹孃憐你從小就失去父母,對你掏心掏肺,可你呢?

你又是如何報答我們的,如今你仗著爺爺的疼愛,無法無天的對我爹孃下如此狠手!毀我爹孃的芸宛閣。

不但如此,你連鳳叔也不放過,竟然斬斷他的雙手。

你,,你好狠的心啊!

嗚嗚嗚,我知道,你嫉妒殿下對我的好,嫉妒殿下喜歡我,可我又有什麼錯,嗚嗚嗚。

見她哭得如此的傷心,張芸連忙爬到鳳傾城身邊抱著她心疼的邊哭邊說道,我可憐的兒啊,你就不該這麼善良,鳳淺這狼心狗肺的東西,她不配,說完母女兩抱頭痛哭的那叫一個傷心欲絕。

鳳滄見此氣得青筋暴起,剛要怒嗬出聲,便被一隻小手輕輕的拍了拍,爺爺交給我來處理就行。

鳳淺黑眸微眯,她似笑非笑的凝著眼前這一對錶演的母女。

啪啪啪的鼓了鼓掌,好一對不要臉的母女,好一朵盛世白蓮花,這反咬一口的本事當真是練的爐火純青。

她差點就以為自己還真如她們口中是個不折不扣的喪儘天良之人。

鳳淺邪肆一笑,走到相擁的母女麵前在她們還來不及反應時一腳就把張芸踹到了鳳強身邊。

鳳傾城一個趔趄撲倒在地,她狠狠的瞪著鳳淺,渾身橙階靈力爆出。

鳳淺,你這個賤人找死,你竟敢傷我母親,我要殺了你……

說完也不再裝柔弱了,她站起身來,將靈力彙聚在手臂狠狠的朝鳳淺攻去。

鳳滄虎目一瞪,正要出手阻止就被鳳淺的傳音愣的站在原地。

正好!他就看看淺兒的實力到底有冇有鳳三所說的那般厲害。

看著橙色的靈力球向著她直麵而來,鳳淺瞥了瞥滿臉陰狠且得意的鳳傾城。

不屑的伸手一揮,橙階靈力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原本得意洋洋的鳳傾城麵色一僵。

她不敢置信的看著鳳淺,“不可能,你這廢物怎麼可能擋的了我的橙階實力。”

我可是橙階中期,你一定是用了什麼寶物對不對。

鳳淺冷嗤一聲,直接瞬移在鳳傾城麵前,狠狠的捏著她的下巴說道,就憑你這弱雞一樣的實力,也敢在你姑奶奶麵前班門弄斧。

以前的鳳淺當真是蠢,竟會被你這麼個破玩意耍的團團轉。

你真以為你們大房所做的那些破事,爺爺會不知道。

你真以為你那狗日的畜生爹給我下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毒我就不知道?

鳳滄嘴角狠狠一抽,這小兔崽子,罵誰呢?

“狗日的畜生爹”

這是連他與死去的老伴一同罵了進去嗎?

似是感受到老爺子快要噴火的表情,鳳淺轉過頭去。

嘿嘿的尷尬一笑,爺爺彆誤會,我冇有罵您的意思!純屬口誤!口誤!

鳳滄冷哼一聲,將頭轉向一邊,又忍不住的斜眼掃了掃鳳淺,一會兒再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