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淺心虛的轉過頭,看著鳳傾城眼神一凜,冷冷一笑的道:你不承認也沒關係,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把所有的真相都吐出來。

說完從空間裡掏出一顆真言丹捏著鳳傾城的嘴巴直接就塞了進去,並狠狠的將她扔在地上。

丹藥入口即化,鳳傾城連忙用手往嘴裡麵摳去,她邊摳邊憤怒的說道,“你給我吃了什麼?”

鳳淺雙手環胸,冷笑的開口,“能讓你變老實的東西。”

她看了看一旁的鳳一點點頭,鳳一立即心領神會。

從懷裡拿出一個嬰兒拳頭大的透明水晶球輕輕往上一拋。

隨即,整個京都便憑空出現鳳家所有在演練場之人的身影。

京都所有在裡外城之人,皆是好奇的觀望起這一幕。

“快看!”那不是將軍府嗎?

那高位上的人不是老將軍嗎?這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連鳳家軍都出現了。

“咦”

你們看那不是白蓮仙子嗎?她怎麼被摔在了地上,連鳳家主與夫人也齊齊的跪在地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紛紛,鳳淺見時間差不多了,

抬腳走到鳳傾城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道:“鳳傾城”

你一次又一次的陷害於我,在外胡亂散播謠言說我如何如何的不知廉恥,與府裡侍衛勾搭

卻把自己塑造成一朵聖潔無暇的白蓮,這次更是以南宮傑為由將我騙去落日山脈深處,不但用匕首毀了我的整張臉,更是心思歹毒的將我重傷推下萬丈深淵。

嗬!你冇想到吧!我不僅冇有死,還因禍得福的被一世外高人所救。

他不但收我為徒,教我修煉,還醫治好了我這張被你用匕首一刀刀毀掉的臉。

鳳淺蹲下身來伸手狠狠的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直麵自己,紅唇輕啟:“小白花”

今日老孃不但要剝了你這張虛偽的麵孔,還要讓你和你的渣爹渣娘在這天靈大陸如過街老鼠一樣永遠的過不下去。

鳳傾城驚恐的瞪大雙眼,她麵目猙獰的一把打掉鳳淺的手。

站起身來想要開口否認冇想到說出來的話卻截然相反。

“冇錯”

是我設計你去落日山脈的,是我劃爛你的臉將你推下山崖的。

因為你該死,你們全家都該死,話一出口她就直愣愣的呆立原處。

她有些慌亂的捂著自己的嘴巴,不是的,這不是她想說的話。

鳳淺紅唇微勾,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慢慢站直身子玩味的看著她挑了挑眉。

鳳傾城憤怒的想要開口問她究竟對她做了什麼?嘴巴卻不受控製的吐出了讓所有人都震驚的話!

“鳳淺,冇想到你這條賤命竟然會那麼硬,都掉下萬丈深淵了還能活著回來,不過那又如何!你遲早還是得死!哈哈哈哈,你還不知道吧!我爹可是從小就給你下了不同的毒,就算如今你能修煉了又如何!你還不是和你那短命的爹一樣,遲早會……”

“住口!”

原本正說得起勁的鳳傾城被鳳強一聲怒吼直接打斷。

他再也顧不得扮虛弱了,並兩三步走到鳳傾城麵前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的臉上。

鳳傾城被打的一個趔趄的往後退了退,她撫摸著紅腫的小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鳳強。

“爹”

你竟然打我,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你憑什麼打我?

鳳淺雙手環胸,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卻並未阻止,她相信自己的丹藥。

今日,除非鳳傾城被鳳強殺了,“否則!哼,就憑鳳強這老匹夫想要阻止,做夢。”

早已暴怒到了極點的鳳滄一個瞬移來到了鳳強麵前直接將他狠狠的踹到了一邊,他青筋暴起的低吼。

鳳一鳳二,給我把這混賬東西看好了,我倒要看看,這畜生這麼些年到底都做了什麼好事……。

“是”

鳳一鳳二領命,一個飛身便來到了鳳強身邊,一左一右的扣住他的胳膊,讓他不能動彈。

鳳強死命掙紮,可他一個綠階又怎麼能抵抗得了兩個青階。

他雙目圓睜,死死的瞪著鳳傾城,期望她不要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然而,事情就真的如他所願嗎?當然不會,他隻能轉過頭將目光投向了一直呆愣的張芸和從出現就表現極為震驚的鳳岐。

似有所感,張芸連忙回過神來想要上前阻止鳳傾城,卻被鳳淺一道靈力揮出擊在了胸口口吐鮮血的砸在地上動彈不得。

鳳岐見此,連忙想要跑過去卻被鳳三阻止去路。

“大少爺”

你如果不想讓將軍失望,勸你最好站在這裡瞭解瞭解一下你父母以及二小姐這些年的所作所為。

鳳岐背脊一僵,他看了看鳳三一眼緩緩站定的點了點頭。

鳳傾城見張芸被鳳淺打傷,氣得瞬間爆炸的如同瘋子一樣。

“鳳淺”

你敢傷我娘,我要殺了你。

說完,她渾身靈力湧出,一道道橙色的靈力不斷的往鳳淺身上砸去。

鳳淺冷笑,懶得和她打,直接在周身設下靈力罩,便從空間裡拿出一把木椅和一包瓜子出來。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邊悠哉悠哉的磕著瓜子,一邊興趣盎然的盯著如同瘋婆子的鳳傾城。

鳳滄及所有鳳家軍以及京都所有望著半空中傳播水晶的百姓,官宦嘴巴齊齊抽搐。

一間豪華酒樓的包間窗戶邊正站著三名絕世風華的俊美男人,他們同樣望著半空中的水晶畫麵。

其中一名身著藍衣的俊美男人忍不住噗哈哈的笑了起來。

“冇想到這傳聞中鳳家的廢物三小姐竟然是個這麼有趣的人兒,哈哈哈哈……”

另外兩名身著一白一黑的俊美男人,微微側頭瞥了他一眼,搖搖頭並冇開口,隻是靜靜的注視著畫麵裡那道籠罩著少女周身的綠色靈力護罩。

“綠階麼!”

溫潤且又好聽的聲音自白衣男子的口中而出,黑衣男子未開口,隻是若有所思的盯著少女。

這邊,鳳傾城不斷的用靈力擊打在護罩上,護罩卻紋絲不動。

見此,她更是氣急敗壞,哪裡還有往日高貴聖潔的仙女模樣。

此刻的她,頭髮淩亂,臉上包紮的紗布早已不見蹤影,露出那幾道猙獰的傷口再配上她那惡毒猩紅的眼神,場麵尤為恐怖。

突然,她詭異一笑,收回靈力不再一味的攻擊。

風情萬種的撫了撫之前被燒焦了的長髮,盯著正坐在椅子上嗑瓜子的少女。

惡毒的說道:“鳳淺

你彆得意的太早,今日就算你知道了一切又如何!你不就是仗著有那老東西給你撐腰嗎?

桀桀,很快!很快你的靠山就快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