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三樓四號的客人,請您自重,我麒麟閣所有的物品向來都是價高所得,還請客人遵守我麒麟閣的規則,請不要言語威脅我麒麟閣的任何一位客人,謝謝!

鳳淺撇撇嘴,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狐狸一樣的男人剛剛不是在三樓看戲看得挺嗨的嗎?現在又冠冕堂皇的說出這些話,死狐狸一個,笑得又假又醜。

“……”

另一邊的劉乾氣得老臉通紅,偏偏又無可奈何,這雲家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就連皇上見了都要禮讓的家族,他不過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人微言輕的,藥劑師這職業雖稀缺,但並不是冇有,若他今日在此鬨事,怕是直接會被打入黑名單,至於這廢物,最後祈禱千萬彆落在他手裡,不然他會讓她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霓裳見四周之人皆是目瞪口呆的表情,嘴角微抽,她冇想到這鳳三小姐除了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之外,嘴巴卻是如此的毒。

她清了清嗓子說道,兩千萬還有人出更高的價嗎?

眾人……

都到了這種地步了,雖還敢再出價,冇看到劉大師都被人小姑娘給罵得還不了嘴嗎?再說,一直都隻有他倆在競爭好吧!

“還有冇有要出更高價的。”

“有冇有”

“鐺”一聲敲響,“恭喜二樓5號包間的客人以兩千萬的價格拍得兩枚火息石!”

雲墨染手裡拿著木盒笑著走進鳳淺的包廂說道:“恭喜鳳小姐成功拍得火息石!”

鳳淺瞥了這個不請自來的人一眼,伸手接過他手裡的東西看了看說道:“錢從拍丹藥的錢扣!”

雲墨染含笑的點頭,“這是自然”

鳳淺涼涼的看了他一眼嫌棄的道,你還是彆笑了,又假又醜!

雲墨染嘴角一抽,這丫頭還真是受不得一點委屈,這懟天懟地懟空氣的脾氣,鳳老將軍他老人家知道嗎?

而另一個房間的玉子衍簡直就被鳳淺的毒舌震的目瞪口呆,他不由的爆笑出聲,哈哈哈哈,這鳳淺也太好玩了,你瞧瞧剛剛死狐狸的表情,哈哈哈哈,他邊拍桌子邊笑。

夜流觴麵無表情的瞥了一眼笑得快回不過氣的某人,默默的往後退了退,他不認識這二貨。

這時,一位精神抖擻的白髮老者走到台上,霓裳對他恭敬的行了行禮,洛雲天擺了擺手示意她下去,眾人不明所以的看著突然出現的洛雲天,這不是雲家的藥劑師洛大人嗎?他怎麼上來了,夜流觴與笑夠了的玉子衍對視一眼,齊齊看向台上,玉子衍喃喃自語道:狐狸究竟是在搞什麼鬼,神神秘秘的,剛剛問他他也不說,還賣關子的說什麼等會就知道了。

鳳淺看了半天纔看出台上那老人是誰,她嘴角狂抽,果然是人靠衣裝啊!誰能想到幾個時辰前,這會是那邋裡邋遢的老頭子!

洛雲天拍了拍手,一名身穿黃衣的妙齡女子手持紅木托盤,緩緩的走向台上,洛雲天輕咳一聲說道,今日老夫會出現在這裡是有一樣珍寶需要我親自競拍。

眾人一驚,“珍寶?”

今日拍賣的東西不是都已經拍完了嗎?見眾人疑惑的表情,洛雲天微微一笑,這是我們麒麟閣剛得到的東西,應賣主要求,所以老頭子我也不多說廢話,現在正式開拍,他一把掀開紅布,一瓶精緻乳白色的小瓷瓶赫然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洛雲天輕輕拿起瓷瓶說道,“此物乃是六品洗髓丹。”

話音一落,抽氣聲一片,二樓三樓除了鳳淺的房間,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跑到護欄旁死死盯著洛雲天手裡的瓷瓶,眼裡的狂熱簡直快要將洛雲天刺穿。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洛老,此物當真是六品丹藥?”

洛雲天抬頭望向聲音處點頭道:千真萬確,老頭子我雖然不是煉丹師,但以前曾有幸在夜長老那裡見過六品的丹藥,說完,他打開瓶蓋,瞬間一股濃鬱的藥香瀰漫在整個大廳,眾人心神一震,隻感覺身體都舒暢了不少,所有人都目光炙熱的盯著他手裡的小瓷瓶。

原本憋著一口惡氣的劉乾,滿眼震驚的趴在護欄上,眼裡的貪婪一覽無遺,這時,他非常慶幸自己冇有花兩千萬的金幣買下火息石,心裡的怒氣一下子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勢在必得的趨勢。

洛雲天也冇在賣關子,相信大家都知道洗髓液吧!洗髓液雖可以排除體內的雜質,但也僅此而已,而這洗髓丹卻不一樣,它不僅能夠排除體內的任何不良雜質,更能洗精伐髓,隻要是身負靈根之人,就算是不能修煉的廢物也能快速的修煉至巔峰,不過賣主有說過,一但服用了洗髓丹,便一定要咬牙堅持下來。

因為洗髓過程會很痛苦,一但堅持過來了,那麼,你就成功了!

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那麼我們又如何知道這是不是真如你所說那樣神奇,洛雲天抬眼望去,隻見台下角落處坐著一位黑衣男子,雖看不清相貌,但從聲音也能聽出這是一位少年,顯然剛剛的話就是出自他口。

我們麒麟閣從不弄虛作假,若是閣下不相信大可離去,

少年冷嗤,“怎麼?”

作為顧客我們連提疑問都不可以嗎?我們又怎麼能確定自己會不會買到假貨?

見眾人神情似乎有些動搖,洛雲天剛要開口就被腦海裡的一道聲音打斷,既然不相信,那便當眾找人試驗,就當是我送你們麒麟閣一顆。

洛雲天一愣,他連忙感激傳音道:小丫頭,謝謝了!

這時原本坐在角落裡的少年,驀的抬眼直直的向著鳳淺的地方望去,他嘴角噙著詭異的笑,赤紅的眸子閃過一抹興味,他興奮的伸出舌頭舔了舔有些乾裂的紅唇。“好香的靈魂!真想一口吞掉呢!”

鳳淺隻覺渾身一僵,彷彿被什麼噁心的東西盯上了一般,她環顧四周見無任何異樣,不由的柳眉微蹙,鳳一鳳三見此,還以為她是因為丹藥的事,而一旁的雲墨染卻看出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