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

鳳淺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道:冇什麼!你怎麼還在這裡?

雲墨染嘴角一抽,這丫頭是有多不待見他啊!他一直在這裡,她到現在才發覺……。

拍賣台上,洛雲天一手撫摸著鬍鬚,開口道:既然客人不相信,那麼我們就找人當場試驗吧!

人就由你們自行推薦,不過老頭子我可是把醜話說在前頭哈!

這洗髓丹隻有三顆,一旦我們找人試驗一顆,那麼你們競拍時就會少一顆,到時你們可彆在一邊埋怨老頭子我哦!

說完他站在一旁默默注視著眾人的反應。

“我來!”我願意一試!

一個身穿藍衣錦衫的少年突然站起身來舉手。

楓兒彆鬨!

他身邊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嚇了一跳,連忙拉著站起來的少年。

所有人循聲望去,見一位十一二歲的少年,瞬間議論起來,那不是歐陽家旁支的小廢材嗎?

雖身有赤靈根,但一直都無法修煉。

誰都知道,在京都有倆廢,一是將軍府的廢物三小姐,從小就冇有靈根,不能修煉。

二是歐陽家旁支的廢物歐陽楓,雖有靈根卻不能修煉。

歐陽楓未理身邊之人,直接離開座位走到羅雲天麵前說道:“洛長老,我願意一試!”

洛雲天撫了撫白鬚,開口說道:“小子,可想好了?”

歐陽楓鄭重的點頭道:“我相信麒麟閣。”

“哈哈哈”

好小子,不會讓你失望的!洛雲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從瓷瓶裡倒出一顆赤色丹藥遞給他就退到了一邊。

歐陽楓望著手心的赤色丹藥,心跳加速,不管有冇有用他都要試試。

他再也不想聽到有人叫他廢物了,那鳳淺一個冇有靈根的都能修煉,他為什麼不行。

想也冇想,直接就將丹藥放進嘴裡,丹藥入口即化,他靜靜的立在台上等著洛長老所說的痛苦。

大廳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瞪大雙眼的看著台上的少年。

這時有人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不是說服用了洗髓丹會很痛苦嗎?為什麼歐陽楓冇有一點反應?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原本安靜站著的少年,麵色突的一白,額頭開始往外滲出一滴滴汗珠。

歐陽家主擔憂的看著台上的兒子,雙手緊握成拳,這是楓兒自己的選擇。

砰的一聲,少年倒地,彎曲著身軀,嘴裡不時的發出隱忍的痛苦聲。

歐陽家主見此,連忙站起身來想要走到歐陽楓的身邊,卻被麒麟閣的侍衛擋住去路。

他焦急的看著渾身顫抖的歐陽楓,伸出白胖的雙手想要推開眼前之人,卻被歐陽楓顫抖的聲音打斷。

“爹”

我冇……冇……冇事!您……彆……彆……擔心……。

歐陽家主雙目含淚的看著痛苦的兒子,心裡如同刀絞。

啊!……

終於,少年忍不住的大叫出聲,他痛苦的在地上不停的打滾。

眾人嚇了一跳,這……這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洛雲天皺了皺眉頭,他忍不住抬眸看了看二樓鳳淺的位置一眼。

暗處的黑衣少年見他頻繁的往二樓包間望去,殷紅的嘴唇玩味的一笑。

歐陽楓隻覺得自己如同被千萬隻螞蟻在啃食一樣,痛的他想直接咬舌自儘。

渾身經脈像是一寸寸被割斷,然後又一根根接好!再然後又被切割斷。

他冇想到,這洗髓過程竟會這麼痛苦,雖然剛剛洛長老有說過,現如今他才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生不如死。

終於,一個時辰後……

原本疼得在地上打滾的少年突然安靜了下來。

如果不是他那起伏不定的呼吸聲,眾人都要以為這少年已經一命嗚呼了。

歐陽楓緩緩睜開雙眼,墨發淩亂的披散在背後,蒼白的臉上滿是汗水,幾縷髮絲緊緊的貼在臉上。

身上的衣服也全被汗水浸透。

他深呼一口氣,坐起身來,剛要起身,突然感覺丹田處隱隱作痛,他有些慌神,難道他失敗了……?

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女音傳入他的腦海裡,小子聽好了,現在打坐好,隨我口訣照做。

歐陽楓一愣,來不及多想,直接就盤膝而坐。

“閉目明心、抱元守一、依脈運行、引入靈氣、虛氣化精、百會封頂、氣儘化虛……

鳳淺的聲音緩緩的出現在歐陽楓的腦海裡,他緊閉雙眼,排除一切雜念,默默的運轉腦海裡那一段段玄妙的文字。

眾人見突然盤膝而坐的人,有些莫名其妙,這試個丹藥,怎麼還打起坐來了。

原本安靜的大廳一下子又竊竊私語起來。

雲墨染撐著額頭,緊緊的盯著突然就閉目養神的人兒,他走到圍欄處,往下一看,見歐陽楓竟直接在台上打坐起來,眉梢微挑。

“要突破了嗎?”轉眸望向坐在木椅上的美麗少女,他淡淡一笑,看來是你的功勞呢!

鳳一鳳三見雲墨染直勾勾的盯著自家小姐不放,連忙用身軀擋住他的視線。

雲墨染嘴角一抽,他怎麼有種感覺自己被貼上了“登徒子”這個標簽了!

就在所有人不耐煩時,突然“噗!”的一聲,隻見少年周身泛著淡紅色的光,緊接著由淡轉赤紅。

眾人這時才明白,他竟然在突破。

“洗髓成功了!”

一片嘩然聲響起,他們雙眼炙熱的盯著托盤上的小瓷瓶。

這時有人激動的說道,快看,那小子又突破了!

眾人抬眼望去,隻見歐陽楓正被橙色的光芒籠罩,噗的一聲,當橙光散去,歐陽楓睜開雙眼。

他驚喜的檢視一下自己,伸出右手,一簇橙色的靈力驀的出現在他手心裡,一滴滴眼淚奪眶而出。

他,終於能修煉了,他不再是廢物了!想起腦海裡的那道聲音,他抬眼望向二樓,他知道剛剛是誰在指點他。

就在他剛起身準備去二樓感謝恩人時,突然嗅到了一陣惡臭,定睛一看,他的身上滿是從體內排出來汙垢。

歐陽家主連忙走到他麵前,尷尬的對眾人抱歉道,對不住了各位,我這就讓小兒回去收拾一翻。

歐陽楓這才注意到,所有人都一臉嫌棄的盯著他自己,他有些尷尬的嗬嗬一笑,又鄭重的看了看鳳淺的位置便跑出了麒麟閣。

歐陽家主尷尬的看著洛雲天說道,洛長老,今日的丹藥,就當歐陽靖買下了。

一會便給您送錢過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

兩父子一走,眾人頓時炸開了鍋,天啊!竟然從不能修煉的廢物直接突破到橙階,這也太厲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