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邊,當雲墨染蒼白著一張俊臉收回手時,夜流觴立馬就上前替代,期間鳳淺一直保持動作,用靈力一遍一遍的梳理著南宮逸體內斷掉的靈脈。

時間緩緩流逝,鳳淺有些吃不消的晃了晃身子

雲墨染見此,連忙扶著她的身子,擔憂的看著她。

大量的靈力消耗讓鳳淺感覺身體快要被掏空了。

她咬咬牙,不停在心裡吐槽,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好心的捨己爲人了,連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乾嘛要這麼拚命的去救一個不相乾的人,難道就隻是因為夜老爺子長得像師尊?

呃……

當最後的主靈脈終於被修複好後,鳳淺簡直快要喜極而泣了,太不容易了。

她緩了緩心神,將靈力探入南宮逸的丹田處,不由的呼了一口氣,還好,丹田的損傷不是很大,又探向旁側的靈根處時,不禁有些歎息。

究竟是何人如此心狠手辣,用這麼卑劣的手段來殘害一名七八歲的孩童。

若是冇有夜家,恐怕,這南宮逸早已成了冤下之魂了。

好在他靈根雖然被毀,但還是有重塑好的可能,隻是這過程十分的漫長,

收回靈力,從空間裡拿出一顆六紋小培元丹和補真丹給他服下,然後再用靈力催化使其快速的融入丹田慢慢修複,至於靈根……

如今她冇有異火,無法煉製出靈級的重塑丹,她也冇辦法,隻能先讓他自己慢慢養著。

鳳淺剛收回手,還冇來得及說話就兩眼一抹黑的暈了過去。

雲墨染與夜流觴嚇了一跳,連忙雙手接著她,兩人對視一眼,夜流觴抽回雙手,抿唇不語,雲墨染直接將鳳淺打橫抱起,臉上常年標準的笑容不在,取而代之的全是擔憂。

夜流觴轉身坐在床邊見南宮逸的臉色總算不再蒼白一片,終於放下心來,抬眸凝望著雲墨染懷裡那嬌小的身影,心裡是止不住的感激。

他們本無任何交集,如今她卻為了醫治他表弟,而靈力耗儘暈倒。

她的善良,讓他心裡劃過一絲彆樣的情緒。

從今往後,鳳淺,他夜流觴護定了,哪怕是丟掉性命。

《從此,四人小隊就此誕生,他們之間的牽絆也在這一刻悄然而至》

屋外,鳳一鳳二再也忍不住的想要破門而入時,就見緊閉的大門終於打了開來,雲墨染抱著鳳淺至屋裡緩緩而出。

鳳一鳳二瞳孔一縮,連忙跑了過去急切的喚道,“小姐”

雲墨染緊了緊懷裡的人兒,對鳳一兩人說道,彆擔心,她隻是耗光了靈力昏了過去。

休息一晚便會醒過來,鳳一總算放下心來,見雲墨染緊緊的抱著鳳淺不由的劍眉微蹙,剛想伸手接過鳳淺,又覺得不妥,他望向鳳二說道,你立刻回府將海棠牡丹帶來。

鳳二點頭,瞬間便消失在眾人麵前,鳳一看向雲墨染說道,雲少主還是先將我家小姐放到另一處房間的床上吧!

你這樣抱著她著實有些不妥,雲墨染也不再開口,抱著鳳淺走進旁邊的房間裡將她輕輕放置床上併爲她蓋好被子。

鳳一自始至終都靜靜守在房門口,見他出來,夜家主與玉子衍幾人連忙關心的問鳳淺的情況。

雲墨染淡淡一笑,安撫的說道,不用擔心,她冇事。

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緊接著又問南宮逸的情況,雲墨染直接帶著他們走了進去,見夜流觴正坐在床邊為他穿好衣服。

夜老爺子疾步過去,見南宮逸麵色紅潤,氣息平穩,不由的老淚縱橫。

夜家主見此連忙問道,觴兒,逸兒的情況如何,靈脈修複了嗎?還有靈根……

夜流觴緩緩搖頭,鳳小姐還冇來得及說就暈了過去,隻能等她醒來問她才知道。

夜家主點了點頭,便與老爺子坐在一旁等著兩人醒來。

玉子衍望向雲墨染說道,見小淺兒的模樣,怕是消耗的不輕,要不我回去叫洛老頭過來看看。

雲墨染搖了搖頭,還是彆了,這個地方除了我們幾人便冇有任何人知道了,貿然將洛爺爺叫來,萬一被那人的眼線察覺就不好了。

玉子衍點頭歎息,如今這局勢,他們雲玉兩家著實不方便插手,哎!真是苦了阿逸了。

第二天,

鳳淺剛睜開雙眼就見床邊蹲著兩位妙齡女子,“海棠,牡丹!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海棠牡丹見自家小姐終於醒來激動的紅了眼眶,她們哽咽的說道,小姐,您終於醒來了!嚇死奴婢們了。

鳳淺坐起身來,打量一番,見並不是自己的房間,大腦有一瞬的當機。

半響她才反應過來這是哪裡!連忙掀開被子下床就被海棠兩人攔住,小姐,您這是要去哪裡,您的身子還冇恢複好,不能下床的。

天知道當她們被二統領帶來看見小姐蒼白著一張小臉躺在床上時,嚇得她們小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鳳淺擺擺手,示意她們冇事,又從空間裡拿出一瓶蘊靈丹服下,就起身走了出去。

小姐,小姐,

海棠兩人連忙追了出去,鳳淺剛走出房門,就差點與迎麵走來的玉子衍撞個滿懷,好在她及時刹住腳步,這纔沒有撞上。

玉子衍穩了穩心神,見是鳳淺,雙眼頓時一亮,“小淺兒你醒了!”身體怎麼樣?還好吧!

鳳淺扯了扯嘴角微微點頭,南宮逸醒了嗎?

玉子衍:醒了,你現在要去看嗎?

嗯!

那就一起吧!他們剛進南宮逸的房間,雲墨染就望向了她,夜老爺子見鳳淺的到來,連忙大步走到她麵前,關心的問道:“丫頭,你的身體怎麼樣了?好些了嗎?”

鳳淺有一瞬間的慌神,彷彿看見了師尊在世時關心她的模樣。

壓下心裡的酸楚,她甜甜一笑道,已經好了,夜爺爺不用為我擔心,我冇事了。

夜老爺子一愣,隨後便伸出右手輕輕摸著她的小腦袋慈祥的笑著說道,冇事就好。

以後隻要你不嫌棄,夜家就是你的第二個家。

鳳淺笑著點了點頭,好!那我一定不會同您客氣的。

說著她慢慢走向床邊,見南宮逸正滿臉含笑的看著她。

鳳淺摸了摸鼻子,走過去伸手為他把了把脈,半響過後,她收回手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隻要好好的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完全康複與正常人無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