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皆是驚得倒吸一口涼氣,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相比靈級丹藥,異火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吧!幾年前,在中央皇朝的惡魔島,那異火出世的事,有多少紫階強者殞命於此。

這件事也差點讓中央皇朝損失慘重,至今都無人敢提及。

鳳淺見夜家幾人沮喪的神情,她從空間裡拿出一瓶小培元丹扔給發呆的南宮逸說道,一天一粒,這裡麵有二十顆,吃完讓人來找我。

至於你的靈根,我既已接手治療,那麼我就一定會想辦法,記住!每天一定要保持好心情,這樣你的身體纔會好的更快。

對了,她抬眸靜靜的看著眾人說道,我希望你們能在外人麵前隱瞞我煉丹師的身份,我不想要太多人知道,尤其是皇宮那位。

夜老爺子站起身走到她麵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說道,放心吧!丫頭,我們夜家之人不會做出陷救命恩人不義之事。

鳳淺點點頭剛要開口,就聽到屋外鳳一急切的聲音,她連忙走出去,見鳳一鳳二鳳三及海棠幾人正滿臉焦急的站在房間門口。

“出什麼事了?”鳳淺心裡咯噔一聲著急問道。

鳳三急忙開口道,小姐,兩位鳳家將滿身是血的回來稟報,將軍在荊州被妖獸襲擊現被困於沼澤山,距離現在已經好幾天了。

轟的一聲,鳳淺腦海瞬間嗡嗡作響,她右手扶著門框,眸光冰冷一片,渾身殺氣四溢,“焱笠出來!”

一瞬間,四周溫度上升,一陣紅光乍現,不一會便出現一匹渾身火焰的銀狼。

鳳淺眸光冷冽,看著鳳一幾人吩咐道,“回將軍府。”說完便急切的坐上焱笠的後背跑出了這座偏僻的宅子。

“是”

鳳一幾人領命又是轟轟幾聲,三匹八階火雲狼瞬間出現,他們坐上狼背上,將杵在一旁的海棠牡丹一把拉了上去坐好跟了上去。

雲墨染幾人自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幾人臉色一沉,顧不得與夜老爺子與夜家主幾人打招呼,連忙也跟了出去。

鳳淺騎在焱笠的背上一路在京都狂奔,鳳一幾人隨後,驚得道路兩旁之人連忙往一邊躲去,待回過神來,剛要看看是誰時,卻發現街上早已不見幾人蹤影。

當鳳淺回到將軍府時,見鳳十一早已站在門口焦急的等待,她大步進府說道,“去大廳”

說完又浩浩蕩蕩一群人走進了大廳,鳳淺坐在主位冷著一張小臉,看著鳳十一說道,那兩名鳳家將呢?

被屬下安排在一旁休息了,說完,鳳十一連忙讓人將兩人帶來這裡。

不一會兒,兩名渾身是血的鳳家將被府中侍衛用擔架抬了過來。

見如此慘狀的鳳家將,鳳淺心裡沉到了穀底,她站起身來走到兩人麵前蹲下,連忙從空間裡拿出兩顆固靈丹給他們服下。

兩人終於緩過氣來,見是鳳淺,雙目通紅哽咽的說道,“三小姐!”將軍,將軍被困沼澤山,救他,救將軍,說完,就想從擔架上爬起來。

鳳淺連忙將他們按住說道,彆急,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爺爺在荊州城軍營裡好好的,怎麼會惹到妖獸的?

將士1:不知道,幾日前,我們如往常一樣在軍營裡好好的訓練,突然外麵一陣喧鬨聲,將軍與三位副將便走了出去。

上千隻**階的妖獸突然闖進城裡到處屠殺百姓,將軍連忙讓王副將調遣鳳家將抵擋,可不知道為什麼,妖獸越來越多,我們損失慘重,死了好多同伴。

將軍為了將損失降低便帶著一萬將士出了城去吸引妖獸的注意,並吩咐我們關城門。

當王副將帶著大家安排好城中一切後,又帶著我們五萬人出城去找將軍,冇想到在快要到柳林時又遭到了一大群妖獸的襲擊。

王副將拚了命的讓我們倆逃了出來,並吩咐一定要找到三小姐您,說您一定能救出將軍。

鳳淺瞳孔一縮,她站起身來,沉聲吩咐道:將他們帶下去好生安頓,鳳一鳳二,你們即刻安排所有鳳麟衛隨我出發荊州。

鳳十一,你與鳳三鳳四留在將軍府派人暗中觀察皇室的動靜,我懷疑這次妖獸襲擊不簡單。

還有,繼續密切關注鳳強一家,尤其是鳳傾城。

鳳淺眸光一凜,琉璃皇,鳳強,南宮傑你們最好祈禱這事與你們無關,否則……

彆怪我將你這琉璃國攪得天翻地覆。

待所有事情安排妥當時,鳳淺又吩咐鳳十一去京都所有酒樓菜館的飯菜吃食打包了上千份。

爺爺他們被困那麼久,一定冇怎麼吃東西,將所有吃食全扔進空間後,便整裝待發的坐在焱笠背上,望瞭望將軍府門前的鳳麟衛,鳳淺直接一聲令下,“出發”

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向著北城門跑去,

皇宮,

禦書房的龍椅上正坐著一名四十多歲中年男人,一襲繡著五爪金龍的黃袍襯得他英武不凡,五官深邃而淩厲,光看麵相,南宮傑與這人有著六七分相似,此人便是琉璃皇,南宮飛雲。

他望著跪地的暗衛問道,“那鳳淺可是剛出城門?”

啟稟皇上,是的!鳳淺帶著所有鳳家軍剛出了北城門正往荊州趕去。

琉璃皇冷笑,如此正好,孤還是第一次見有人上趕著去送死的,嗬!

琉璃皇:二皇子與太子那邊是何動靜?

暗衛:同之前一樣,在暗中不停的較量。

琉璃皇冷嗤一聲,沉聲道,即刻通知潛伏在春風鎮的死士,鳳淺等人一旦路過,殺無赦。

另外讓張鎏的人帶著鳳傾城去荊州城,將誘獸藥劑全倒入城外母子河,防止城內士兵外出救援。

“是”說完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琉璃皇眸光狠厲,這次孤要讓你鳳家人徹底的消失在我琉璃國。

鳳淺一行人剛到城外的樹林裡,便見雲墨染幾人斜靠在樹旁,見她到來便直接走到路中央抬眸望著她。

鳳淺柳眉微蹙,讓焱笠停下來疑惑的問道,你們怎麼在這裡?

雲墨染微微一笑道:自然是等你。

鳳淺:等我作甚,我現在冇時間跟你們閒聊,讓開!

夜流觴勾了勾嘴角說道,那便走吧!說完毫不猶豫的直接飛身坐在鳳一的後麵。

鳳一……

小姐!他看向鳳淺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