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突然覺得,他們三人好像真的是小瞧了這丫頭了,看看人家,又是引雷又是這種連他們見都冇見過的武器,雲墨染內心複雜極了。

有種自己是多餘的感覺,夜流觴與玉子衍走了過來,瞠目結舌的看著鳳淺手裡那奇形怪狀的黑匣子。

從地上撿了一個尖尖的鐵東西左看右看愣是冇看出這是個啥玩意。

不一會兒子彈就被用完了,她隨手將輕機槍扔回空間,抬眸望向前方,前方不斷傳來驚恐的慘叫聲,伴隨著哢嚓哢嚓的閃電聲,聽得鳳麟衛們牙疼不已。

幾百名黑衣死士就這樣被雷劈得麵目全非全都僵硬著身體倒了一大片。

當雷電與硝煙散去,露出所有黑衣人的麵貌,抬眼望去,見幾位黑衣首領渾身還冒著青煙死不瞑目的躺在地上。

果然!凡間之物很難傷到修煉者的身體嗎?

隻見躺在地上如死狗般的幾人身上全是被雷劈的傷口,並冇有被槍支傷到的痕跡。

如此也就推翻了她想要用槍支給鳳麟衛做武器的想法。

上前查了查幾人的死狀,身體早已被劈的焦黑一片,看來,子彈雖冇傷到他們,但卻阻擾了他們躲避雷電的攻擊。

將地上的錐形武器全都撿起來扔進空間,這寒冰玄鐵可是好東西啊!待她有了異火就將這些東西融化了給老爺子煉製一把厲害的靈器。

能拿得出寒冰玄鐵做的武器,看來這琉璃皇還是有點家底的,隻可惜鐵是好鐵,煉製鐵的人就太廢物了些。

說起來,她還從未見過皇宮的國庫呢!這次待她找到爺爺回了京都,若不去琉璃皇的小金庫看看,簡直就太對不起他了。

讓鳳麟衛將所有死士與黑衣首領的屍體堆在一起,鳳淺拍了拍焱笠的頭說道,燒了!焱笠二話不說直接從口裡噴出火焰將這一推推屍山燃燒殆儘。

鳳淺抬眼望瞭望天色,對著鳳一鳳二說道,先出春風鎮找一個空曠的地方休息一下再趕路,鳳一鳳二領命便轉身去吩咐去了。

見雲墨染三人正定定的看著自己,鳳淺嘴角微抽,有什麼話以後再問,先趕路,三人點頭同意隨著她慢慢往前方走去。

出了春風鎮後,鳳淺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又進入到了一個平原地帶,她停下腳步示意眾人在此地稍作休息。

鳳一鳳二連忙走到一邊從一名鳳麟衛身上拿下一個大包,將裡麵的小帳篷拿出來快速的搭建好,便讓鳳淺進去休息,而焱笠則是靜靜的趴在帳篷外。

隨後鳳一又拿出一個搭建好,讓雲墨染三人進去休息。

雲墨染笑著說了聲謝謝,鳳一點頭便麵無表情的走到眾鳳麟衛身邊坐下休息起來。

玉子衍看了看鳳淺的帳篷,伸手搭在夜流觴的肩上調侃的說道,我們真是白擔心一場了,看看人家小淺兒,哪裡是需要我們來幫忙的啊!

夜流觴斜眼看了他一眼,抖了抖肩膀上的爪子,冇抖掉!便直接麵無表情的走進了帳篷裡。

玉子衍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一臉懵逼的望向雲墨染說道,“流觴這是生氣了嗎?為什麼?”

雲墨染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了這二貨一眼,便跟著進了帳篷。

玉子衍……??

見夜流觴正靜靜的坐在一邊不吭聲,雲墨染走過去坐在他身邊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淺兒說,她交定了我們這個朋友。”

夜流觴抬起頭來看向他,見他認真點頭,纔開口道,她真這樣說?

雲墨染:嗯!所以,你不用覺得自己冇幫上她什麼。

夜流觴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邊,鳳淺一進入帳篷便隨手布了個結界進了空間,冇理會打鬨的幾小隻,徑直走向小木屋裡,拿出一捆符紙,又拿出硃砂跟毛筆,便聚精會神的開始用靈力畫了起來。

現在她要多做些準備,從出了落日山脈之後,她便冇碰過符篆了,空間裡比較有殺傷力的符篆就隻有一疊引雷符,火符在死亡之界時就用完了。

所以,現在她必須爭分奪秒的多刻畫一些出來。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當鳳淺落下最後一筆之後,便放下了毛筆,伸了伸懶腰。

望著眼前這一堆的成果,鳳淺滿意極了,自從這具身體被解開封印後,資質竟比她前世的身體還要好!

她剛剛發現在刻畫符篆時的速度堪比前世化神時,難道,這也是跟她現在的體質有關嗎?

她記得,在與帝陌第一次相見時,他曾一言道出她是,“混沌四象同體!”而薑漣漪在通靈珠的意識也說過同樣的話。

那麼?“混沌四象同體究竟是什麼體質?”

她曾聽師祖說過混沌體的存在,卻從未聽過混沌與四象同體的體質。

在前身的記憶裡也從未聽過這樣的體質,煩躁的撓了撓頭,感覺她都快要被繞暈了。

罷了!總會有知道的一天,現在又何必庸人自擾,將所有的符篆放好便出了小木屋。

來到靈泉旁接了一杯喝下後,鳳淺抬眸凝望不遠處的高塔,想了想,她抬步走到雲之殿的大門邊,將靈力彙聚在雙手用力推了推眼前的玄鐵大門。

還是冇反應!

難道還是實力太低的原因嗎?亦或是需要什麼契機才能打開?

哎!鳳淺感覺無比的挫敗,算了,以後再好好研究研究吧!

剛出空間,就看見帳篷外幾道人影晃動,鳳淺一愣,這才發現外麵早已漆黑一片。

她撤下結界,掀開帳篷走了出去,雲墨染幾人見她總算出來,頓時鬆了口氣。

淺兒,你冇事吧!

鳳淺不明所以的看著他說道,我能有什麼事,剛剛不小心睡著了而已。

雲墨染定定看著她冇再吭聲,這時夜流觴來到她麵前說道,剛剛又有一波人來刺殺你,都被我們解決了。

鳳淺一愣,這才仔細觀察四周的景象,橫七豎八的屍體躺在前方,鳳麟衛正在清理著戰場……!

她尷尬的摸了摸鼻尖,剛剛在空間刻畫符篆太認真了,導致外麵出了什麼事都不知道。

“……”

她一手搭在雲墨染的肩上,一手搭在夜流觴的肩上,由衷的說道,辛苦你們了!

倆人……

就,很無奈!

小淺兒偏心,明明我也有出力啊!身後傳來玉子衍不甘寂寞的聲音,鳳淺轉身望去,見玉子衍藍色錦袍上全是血漬,鳳一鳳二則是靜靜的站在他身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