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淺嘴角微抽,走了過去說道,也謝謝你了!

“子衍!”

玉子衍愣了愣,隨即便扯開嘴笑了起來,嗯!

鳳淺也發自內心的笑了笑,鳳一鳳二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見笑容,他們走到鳳淺麵前說道,小姐!這些人並不是我們琉璃國人,看穿著像是西陵人。

鳳淺眸光微眯,“西陵”

我與他們無冤無仇為何要行刺我,難道……

嗬!這狗皇帝為了除掉我鳳家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呢!

把那些人全燒了,休整一下準備出發。

“是”

二人領命便走了開來,鳳淺望瞭望三人,把他們叫進自己的帳篷坐下,然後從空間裡拿出歐陽楓交給她的那個小布袋望著雲墨染說道,“墨染,你知道歐陽家主的來曆嗎?”

雲墨染被她那聲墨染叫的劍眉一挑,頓了頓他才說道,歐陽靖雖是歐陽家的旁支一脈,但此人絕非你表麵看見的那般簡單。

歐陽主家的所有開銷來源可以說幾乎是歐陽靖出的,而歐陽老家主也非常看重歐陽靖這人,曾傳言幾次三番想選他做主家家主。

但不知為何,歐陽靖卻拒絕了,世人皆說是因為歐陽楓不能修煉的原因,還有就是,歐陽靖的生意並不比我們雲家的少,可以說是佈滿整個天靈大陸。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旗下的一家資訊來源,幾乎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不過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就是。

鳳淺微微挑眉,怪不得,怪不得他會讓歐陽楓來提醒我,原來是早就知道了嗎?

打開布包,一枚戒指和一個卷軸赫然就映入眾人眼裡。

鳳淺拿起火紅的納戒用神識一探,嘴角狂抽,好傢夥!全是糧食,差不多有一萬多斤的樣子,她是不是該說歐陽家主想的真周到呢!

見她怪異的表情,雲墨染接過她手裡的納戒一看,一言難儘的遞給夜流觴,後者表情與他如出一轍。

當玉子衍看了之後,又放到鳳淺手裡然後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小淺兒,你這徒弟冇白收啊!嗬嗬!

“……”

將納戒收好,她打開卷軸一看竟然是沼澤山的地圖,上麵還標註了各種危險的地方。鳳淺雙眼一亮,不錯不錯!這歐陽家主簡直就是個妙人啊!她還在想要怎樣進入沼澤山呢。

將地圖攤開,幾人便就著地圖討論了起來。

亥時,

鳳淺幾人從帳篷裡走出,吩咐鳳一鳳二將東西收拾好後即刻出發,一行人騎著自己的坐騎便又浩浩蕩蕩的繼續前行。

兩天後,他們終於來到了荊州,鳳淺想了想說道,鳳二,你帶著我鳳家的玉簡與五百名鳳麟衛先進城,剩下的人隨我去沼澤山尋找爺爺。

子衍你也隨鳳二一起,玉子衍冇有過問,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一切小心!

嗯!你們也是。

說完,隊伍直接一分為二,朝著不同的方向前行,鳳淺坐著焱笠的背上,攤開地圖靜靜的看了看便對著夜流觴說道,流觴!等會去到沼澤山時,你與鳳一帶兩百名鳳麟衛從斜嶺繞過去尋人,三日後不管有冇有尋到人都要在山腳會合。

對了,將這個也帶上,說著直接將地圖扔給他。

夜流觴接過地圖,蹙眉說道,地圖給了我們,那你們呢?

鳳淺伸出手指點了點腦袋,這裡!

夜流觴一愣,微微勾唇道,那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

鳳淺點頭道,好!你們也是。

當一行人進入沼澤山時,夜流觴與鳳一便帶著人往斜嶺方向走去,鳳淺等人則是繼續前行尋人。

一處山崖的溝壑旁正靠坐著五十幾名身著破爛鎧甲的士兵,他們皆是麵黃肌瘦,渾身大大小小的傷口還在不停的往外滲血。

那一雙雙原本淩厲的眸子,此刻正絕望而又擔憂的望向躺在地上的蒼老身影。

兩名身著銀色鎧甲的中年男人則是雙眼通紅不停的在給地上之人擦拭著腹部冒出的鮮紅血液。

他們的身上也全是大大小小的傷口,有的甚至已經化膿。

將軍,將軍您一定要挺住啊!三小姐還在京都等您回去,關雲峰一邊不停的給地上的老人包紮,一邊雙眼含淚的低吼出聲。

而伯恩則是安靜的為他擦拭著臉上的血跡,隻是那雙通紅的眸子顯示著此刻的他並不如表麵那樣平靜。

他們被困在這裡已經快半月了,能吃的不能吃的皆已被他們吃光了。

若是再不出去,不但將軍會因錯失救治的良機,他們這些存活下來的人也會因為冇有食物而餓死在此。

伯恩抬眼望瞭望高達三十幾米的懸崖上方,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呼吸微弱的鳳滄,心裡是止不住的悲涼。

這邊,鳳淺與雲墨染一行人剛踏入柳林深處,便感覺到不對勁,四週一片寂靜,空氣中還飄散著濃重的血腥味。

雲墨染臉色暗沉,一邊抓住鳳淺的小手說道,“小心,”話音剛落,四周便陸陸續續的冒出各類的妖獸。

它們皆是赤紅著眼,齜牙咧嘴的朝著鳳淺等人怒吼。

鳳淺眸光微眯,九階嗎?她可冇時間與這些畜生周旋,從空間拿出兩張引雷符往空中一拋,隨後便雙手結印口中默唸。

天地乾坤,萬法歸一,五雷轟頂去!

轟隆隆!

不一會兒一道道雷電從天而降,直直的朝著所有妖獸身上劈去,鳳淺趁此機會,吩咐鳳麟衛撤,連忙又拉著雲墨染的手往一邊跑去。

遠遠還能聽到身後妖獸的慘叫伴隨著雷電滋滋的聲音。

當她們來到一處山林時,濃重的血腥味立刻便竄入鳳淺的鼻子裡,她皺了皺眉,緩緩往前走去,眼前的景象頓時讓鳳淺瞳孔一縮。

入目的全是一些殘肢斷臂屍體,從殘缺的布料不難看出,這些全是屬於鳳家將的。

她慘白著小臉,慌忙跑上前去,渾身顫抖的到處尋找著,雲墨染靜靜的跟在她身後,看了看四周的慘樣,心裡是說不出的難受。

見前麵那驚慌的小身影,雲墨染心疼不已,他四處掃了掃,便來到鳳淺身邊說道,彆慌,這裡冇有鳳爺爺的身影。

也許他們被困在其他地方了,我們先順著前方一路尋找看看。

鳳淺點點頭,默默的朝著前方走去,鳳十七與鳳十滿眼悲傷的看了看地上這些殘缺的身體,便緊緊的跟在鳳淺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