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淺嫌惡的看了看男人,開口喚道,焱笠出來,紅光乍現,焱笠直接從她的識海而出,“主人!”

鳳淺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腦袋然後指著地上的男人說道,用儘一切手段逼問出他所知道的任何事。

焱笠點頭,然後邁著悠閒的步伐來到男人的麵前問道,鳳家將在何處,再敢不吭聲,本大爺就一口咬斷你的脖子。

男人抬起蒼白的臉見口吐人言的火雲狼不由的瞳孔一縮,靈……靈獸。

焱笠不耐煩的低吼出聲,張口露出泛著白光的森森獠牙就想直接咬上去。

我說……我說。

鳳家將被關進了東營的汙水溝裡,劉遠山與剛來的鳳大師給他們全都服用了抑製靈力的藥劑,明日,明日就會將他們全都放出城門與妖獸拚殺。

張鎏現在在何處?鳳淺淡淡開口問道。

肥胖男人:將軍如今已不在荊州了,他昨日便帶著兩位大人回了京都。

鳳淺:兩位大人?他們是何人?

男人:不知道,我隻知道他們是皇上的貴客,實力非常強悍,聽說都是紫階高手。

鳳淺瞳孔一縮,與雲墨染玉子衍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震驚。

皇帝身邊有多少這樣的人?

男人搖頭,不知道,這些事隻有將軍跟兩位副將才清楚,我隻是一個小小的千戶,冇資格知道太多。

鳳淺:鳳傾城如今又在何處?

男人想了想,應該和劉副將在東營裡,那邊纔是正營,有二十幾萬士兵把守。

鳳淺收回視線,淡淡吩咐一句,“燒了!”

男人驀的瞪大雙眼,還來不及反應,便被焱笠吐出的火焰燒的滿地打滾,不一會兒就成了一具焦黑的屍體。

這邊,鳳一鳳二也解決完千人士兵,走了過來。

看來我們是走錯營地了!她看了看幾人說道,去東營吧!

雲墨染點頭,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往東營趕去。

半個時辰後,

偏僻的角落處,鳳淺一行人正靜靜的望著東營的景象,營地燈火通明,四處都是巡夜的士兵,不同的是,這東營竟還冇有剛剛的營地大。

鳳淺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他們會選在這東營做駐紮地呢!

她回頭看了看雲墨染幾人說到,你們先在這裡等候,我會隱身去製造混亂,一但混亂開始,你們便去尋找汙水溝將鳳家將解救出來。

雲墨染擔憂的看了看她一眼說道,你自己小心一點。

鳳淺頷首,從空間拿出靈劍往半空一扔後就跳了上去,又拿出一張隱身符捏碎,往周身布了個結界便禦劍飛向營地中心。

玉子衍見瞬間就冇了蹤影的鳳淺,不由的有些驚愕,“好厲害的功法。”

雲墨染搖頭,這不是普通的功法,更像是一種藉助符篆的術法。

以前曾在古籍中見過符篆的撰寫,但並冇有過多的描述,如今看來,淺兒的符篆品階定是不低。

玉子衍聽後,滿臉崇拜的望向前方漆黑的夜空,他知道在那裡的半空正立著一位傾城絕色的倩影。

鳳淺禦劍來到營地半空,四處看了看,其中一個白色的帳篷瞬間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這帳篷比任何一個都要大,裡麵還不時傳出奇怪的聲音。

鳳淺有些疑惑,這是……女人的聲音!難道這是鳳傾城的帳篷?

她從半空落地,收好靈劍便抬步走了進去。

“臥槽!”

當看見裡麵的景象時,鳳淺簡直瞠目結舌…………!

“……”

她呆若木雞,腦袋一瞬間當機,就算她再不經世事也明白這些人都在做什麼。

最讓她震驚的是那女人竟然會是鳳傾城!

回過神來!鳳淺小臉瞬間通紅一片,尼瑪簡直就是辣眼睛啊有木有,突然她嘴角噙著一道惡劣的笑,這麼美好的場景,不做點什麼豈不是太對不起他們了。

從空間裡拿出一枚記憶水晶球出來,這還是她無聊時讓鳳二去麒麟閣買的呢,將靈力輸入進去,輕輕放在一處不起眼又能記錄全部景象的角落裡,便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鳳淺雙手環胸靜靜的靠在一旁的帳篷外。

心裡默默吐槽道,這鳳傾城還真會玩呢!

抬眸望瞭望四處巡夜的士兵,在路過這裡的帳篷時皆是麵無表情的走開,彷彿已經習以為常了。

一刻鐘後,裡麵終於安靜的下來,鳳淺挑了挑眉,這就完事了?嘖嘖,她剛要走進去收回水晶球時便聽到鳳傾城柔弱的聲音響起。

壞人!!

鳳淺……

心裡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懶得再聽鳳傾城那嬌柔造作的聲音,剛想踏進去拿了東西然後搞事情的鳳淺驀的被鳳傾城接下來的話震的立在原地。

鳳傾城:這麼久過去了,想必鳳滄那老東西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殺了那些鳳家將啊!

劉遠山捏捏她的小臉說道,急什麼,你今日不是已經將藥劑投入了子母河了嗎?

最多明日午時便可引來大量獸潮攻城,到時我們再從暗道出去,一旦荊州城淪陷,那麼陛下便會以此為由將鳳家所有之人斬首示眾。

就算鳳滄那老東西活著回來又如何,還不是死路一條。

鳳傾城擰眉,我們也是鳳家之人,陛下不會連我們也不放過吧!

劉遠山與一旁的常德暗暗對視一眼,眸裡的殺意一瞬即逝。

他咧嘴笑道,說什麼傻話呢!你可是大功臣,陛下又怎麼會讓你們受委屈呢!

再說!你們一家不是已經被鳳滄那老東西趕出鳳家了嗎?早已不是鳳家之人了。

放心吧!

鳳傾城這才放寬心,摸了摸臉頰的疤痕,她又開口道,鳳淺那賤人不是也來到了荊州嗎?怎麼不見那賤人的蹤影。

這時,常德冷嗤道,來荊州!她來得了嗎?陛下可是派了一千名死士在春風鎮截殺她呢,如今怕是早已成了刀下魂了。

有一千名鳳家軍又如何,就那些垃圾還能比得過陛下的千人死士。

鳳傾城得意的勾起嘴角,嗬嗬!鳳淺啊鳳淺,這就是你與我作對的下場,你放心!明日獸潮一來,我就送你們那引以為傲的鳳家將出城歸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