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戌時,

鳳淺伸了伸懶腰,放下硃砂筆出了空間,這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她剛打開房門,就見夜流觴端著白日一樣的藥汁站在她門前,手還保持著準備敲門的動作。

“……”

見他手裡黑乎乎的藥汁,鳳淺乾笑道:“喲!流觴晚上好啊!我有事要找墨染,先走了!”

說完,乘機便想溜走,突然,後領就被一隻大手牢牢的抓住。

鳳淺簡直欲哭無淚,她生無可戀的轉過身可憐兮兮的望著夜流觴不說話。

夜流觴嘴角微抽,看了看手裡的藥汁有些不解,她為什麼會這樣抗拒他特意給她熬製的補藥。

明明他是按照爺爺以前給他熬製補藥的方法一樣熬製的。

難道真這麼難喝?他在心裡默默想到。

夜流觴:“快喝了!大家都在大廳等著你下去吃飯呢!”

鳳淺:“那個,流觴我身體已經完全好了,就不用喝這個了吧!”

夜流觴:“不行,你昨日流了那麼多血,必須喝。”

鳳淺……

苦逼的接過來捏著鼻子一口氣灌進嘴裡,熟悉的苦味,頓時讓她小臉皺成包子,夜流觴見此直接往她嘴裡塞了一個蜜餞,便轉身麵無表情的走了。

鳳淺……

哭喪著臉往樓下走去,見雲墨染幾人正坐在大廳的一個圓桌旁等她,四周皆是一些用餐之人。

雲墨染見她下來連忙對她招了招手,鳳淺撇了撇嘴,一臉苦瓜的走過去坐下。

雲墨染與玉子衍好笑的看她,心裡猜想八成是流觴那傢夥又讓她喝了那奇奇怪怪的補藥。

一想到那冒著黑泡的藥汁,雲墨染心裡不禁打了個寒顫,以前他和子衍可是深受其害啊!

幾人用完膳後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間,鳳淺靜靜的躺在床上,不一會兒便睡了過去。

夜幕降臨,四週一片寂靜。

兩名身著黑衣的男人靜靜的站在一間酒樓的房頂上,那帷帽下的眸子正透過瓦片漠然的盯著下方房間床上那拱起的被子。

青雲眼神一狠,一道紫色靈力穿過瓦片直直就朝著下方的床罩劈去。

轟隆一聲,兩米寬的床瞬間便四分五裂開來,他眸光微眯,竟然冇人!

“嘖嘖嘖!真是粗魯呢!”

突然一道清冷悅耳的聲音至他們身後響起,兩人瞬間轉身望去,見一名十五六歲的絕美少女正靜靜的立在半空譏諷的望著他們。

青雲眸光一冷,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屑的說道:“不過一個小小的藍階螻蟻,也敢口出狂言。”

鳳淺嘴角微勾,緩緩降落在屋頂,雙手環胸的看著眼前兩人。

“我就不明白了,上位麵的人為何會跑來下界心甘情願的當起了琉璃皇的走狗。”

“莫非,你們想從他手裡得到什麼?”

青雲與白玉瞳孔一縮,她竟然知道他們來自哪裡。

青雲眸裡迸發出濃烈的殺意,白玉扯了扯他的袖口低低的說道:“彆衝動,主上要的是毫髮無損的帶回去。”

青雲冷笑,“主上隻不過是對她有那麼一點點興趣而已,是死是活不都一樣。”

“青雲”白玉不讚同的喚道。

鳳淺黑眸微眯,“本小姐問你們,重傷我爺爺的是你們之中的誰?”

青雲輕蔑一笑,“你是說鳳滄那垃圾玩意。”

鳳淺清冷的眸裡冰冷一片,“看來是你了!”

她死死的盯著青雲,青雲被她那如寒潭般的眸子盯得心裡一顫,好冷的眸子!

鳳淺腳步踏旋,纖細的身子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朝著青雲的身上攻去。

青雲輕蔑一笑,直接釋放出紫階的威壓朝著鳳淺直直的壓去。

鳳淺腳步微微一頓,額間的冷汗蹭蹭的冒了出來,她眸光微眯,果然實力高一階便壓死人嗎?

她嘴角噙著一抹嗜血的笑,腳步狠狠往房頂一跺。頓時,紫階的威壓便被反彈了回去。

青雲直接被自己威壓的反射力震得往後退了退,他一臉駭然的盯著鳳淺。

轟轟轟,屋頂承受不住的倒塌了一大半,原本睡得正香的顧客也都紛紛被驚醒。

鳳淺見此,直接飛身往城外的方向飛去,青雲白玉緊隨其後。

當她在城外的一處空地停下腳步,緩緩轉過身看向朝她追來的兩人不由的冷冷一笑。

“還真是好久冇遇到實力比自己高的人了呢!”鳳淺眸光冰冷的看著兩人說道。

這時一直未開口的白玉說道:“鳳小姐,我們並不想傷害你,麻煩你隨我們走一趟,我們主上想見你。”

鳳淺冷嗤,“你們主上,是個什麼東西?”

白玉聽此頓時殺氣四溢,他微眯著眼冷聲說道:“鳳小姐,你彆不知好歹,就憑你剛剛的那句話我就可以殺了你。”

“是嗎?”鳳淺勾了勾唇。

“那你又可知上一個敢威脅我的人墳頭的草都比你高了!”鳳淺把玩著手指淡淡的說道。

青雲啐了一口,對著白玉惡狠狠的說道:“你跟這臭娘們廢什麼話。”

說完直接一道靈力朝著鳳淺揮出,手裡頓時又出現一把半人高的大刀直直的朝著她砍去。

鳳淺往右邊一躲,紫色靈力撲了空,她望著朝她砍來的大刀,漆黑的眸裡頓時迸發出濃烈的戰意,鳳淺搖了搖手腕,體內的金丹不停的旋轉迸發出灼熱的溫度,藍色的靈力頃刻間包裹至全身。

她慢條斯理的從空間拿出靈劍,便直直的朝著青雲迎了上去。

“轟~”

靈劍周身頓時迸發出白色的光柱朝著青雲劈去,青雲驀的瞪大雙眼,連忙用手裡的靈器抵擋,光柱直接劈在大刀上發出巨大的震鳴聲。

屬於高階靈器的大刀瞬間劇烈的震動著不一會兒便砰的一聲爆炸開來,青雲瞳孔一縮,忙給自己佈下靈力罩,卻還是被餘波震得後退幾步。

“什麼”他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自己四分五裂的靈器。

這時,白玉一臉凝重的望著眼前紅衣瀲灩的少女,眼裡再也冇有剛剛的輕視。

“青雲,彆再輕敵了!這女人不好對付。”白玉沉聲開口說道。

青雲穩了穩心神說道:“一起,速戰速決。”

白玉點點頭,一臉冷意的看向鳳淺。

鳳淺紅唇微勾,暗自壓下喉嚨間快要湧出來的腥甜。

緊緊握住手裡的靈劍,心裡則暗暗思索著應對的方法,用引雷符,估計見效甚微,因為,引雷符要大麵積擊殺才更有用。

火符!鳳淺擰了擰眉,管他的,見招拆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