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淺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好濃鬱的靈氣,好個人間仙境,四處皆是長滿了花花草草,奇珍異果。

她驚奇的轉了轉,不由的嘖嘖稱奇,難怪這傢夥能眼也不眨的就扔給她靈犀果這樣的聖物,望著眼前一棵棵結滿各類靈果的大樹,和滿地的靈草、靈參瞬間就不想說話了。

帝陌清冷的眸光一直追隨在一臉驚奇的小人兒身上,見她這裡摸摸那裡瞧瞧的小模樣,原本毫無波瀾的眸裡染上一絲絲笑意。

鳳淺轉了一圈,便來到帝陌麵前說道:“你不是一直在我識海裡休養生息嗎?什麼時候跑出來的。”

說完她又進入識海查探見那裡的大繭早已不見了蹤影。

帝陌淡淡瞥了她一眼回道:“感應到某個不省心的小傢夥有危險,所以就撕裂空間來了。”

鳳淺一愣,“撕裂空間!”

“你不是一直在我識海裡嗎?怎麼又撕裂空間了?”鳳淺不解的問道。

帝陌……

見她疑惑不解的小模樣,帝陌突然伸手捏了捏她白嫩嫩的小臉。

鳳淺……

一巴掌拍掉臉上的爪子,鳳淺涼涼的開口,“再敢亂捏本小姐的臉,剁掉!”

帝陌眼裡閃過一絲笑意,淡淡吐出一句:“打得過再說!”

“……”

鳳淺嘴角微抽,心裡不由的暗罵,特麼的,她還真打不過。

“喂!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鳳淺不死心的問道。

帝陌瞥了她一眼,伸出修長白皙的右手,不一會兒一團靈繭便慢慢凝聚在他的掌心,赫然便是鳳淺識海裡那大繭的縮小版。

鳳淺驚奇的望著他手心裡的小繭,好奇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半響她抬起頭來有些一言難儘的開口道:“你該不會是隻蟬蛹化成人形的妖獸吧!”

話音剛落,頭上便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鳳淺摸了摸頭,幽怨的望著眼前之人。

帝陌有些無語的瞥了她一眼,便轉身走到一處小亭裡的石桌旁坐下。

鳳淺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誰讓你不說清楚,變個小繭出來,誰知道是什麼意思。”

她默默走到他麵前一屁股坐在旁邊雙手托腮的看著他不說話。

帝陌……

他歎息一聲,伸手將手裡的靈繭遞給她說道:“收好!冇事進去躺一下,對神魂有幫助。”

鳳淺一愣,接過他手裡的小繭左看右看愣是冇看出什麼名堂來!

帝陌:“這是琉魄靈冰蠶的繭,可助修煉,也可修複、蘊養神魂。”

見她震驚的小模樣,帝陌又緩緩說道:“之前,本尊神魂凝聚的身體不小心掉入死亡之界受了點創,正休養之時,就被你這小傢夥的出現給打斷了,冇辦法,才選擇進入你的識海裡調養。”

鳳淺恍然大悟,她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尖說道:“那個,你現在好了嗎?”

帝陌:“嗯”

鳳淺:“那你是我重傷那日才醒來的嗎?”

帝陌:“不是!在你挖人靈根時就醒來了,隻是你一直未察覺而已。”

鳳淺一愣,“原來那時你就不在我識海裡了啊!”

帝陌薄唇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鳳淺無語,她站起身來將冰魄繭扔進空間便說道:“我要回去。”

帝陌眉梢微挑,緩緩站起身來走到她麵前攬著她的腰身,手輕輕一揮,瞬間便消失在這一方小世界裡。

鳳淺隻覺得眼前一晃,雙腳便落在一處陌生而寬敞明亮的地板上。她穩了穩心神,這才抬眼打量四處。

這像是一處宮殿裡,四周皆是擺放著不知名的貴重之物,上方擺放著一座寬大的金色麒麟椅。

“尊上”您回來了!血衣神情激動的走到帝陌的麵前恭敬的說道。

帝陌淡淡的嗯了一聲,便轉眸看向正四處打量的鳳淺。

鳳淺聽見陌生的聲音,抬眸望去,見三名長相俊美的男人正恭敬的對著帝陌行禮,她微微一愣。

這時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腰正被某隻大手摟著,瞬間小臉漲紅一片。

“啪”的一聲響起,血衣三人一臉驚悚的望著他們最尊貴的尊上被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給拍了,還一臉“寵溺”的看著對方。

鳳淺見腰上的手依然冇有要拿開的意思,無語的問道:“我說!陌大爺,你要摟到什麼時候。”

帝陌勾了勾嘴角,“本尊都不嫌硌手,你慌什麼!”

鳳淺瞪大雙眼憤怒的吼道:“你妹的,你還嫌棄上了是吧!”

帝陌:“本尊冇妹。”

鳳淺:“去你大爺的,給老孃鬆手。”

說完雙手狠狠的朝著腰上的大手掰去,可無論她如何用力腰上的爪子就是紋絲不動。

帝陌:“本尊也冇大爺。”

頓了頓他接著又道:“姑孃家家說話還是要斯文些纔好。”

鳳淺:“我斯文你大爺。”說完直接狠狠的就想往他腳上踩去。

帝陌輕輕一笑,摟著她瞬間便消失在大殿裡,徒留早已石化當場的血衣三人。

好運來客棧,

鳳淺滿臉無語的望著將她牢牢圍在中間的雲墨染三人。

“說吧!你跟他什麼關係,”雲墨染雙手環胸一臉嚴肅的看著鳳淺說道。

“他將你帶去了何處!”夜流觴麵無表情的問道。

“嚶嚶嚶,人家好不容易纔和小淺兒相認,這麼快就要嫁人了嗎?”玉子衍不知從哪裡摸出來一條小手帕掩麵抽泣道。

鳳淺……

神特麼要嫁人了!還有相認是個什麼鬼。

帝陌慵懶的單手支著下巴,玩味的看著雲墨染三人。

“我說!你們差不多得了啊!戲演的太過了。”鳳淺滿臉黑線的看著三人說道。

雲墨染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夜流觴也有些忍俊不禁,唯獨玉子衍還在一邊嚶嚶嚶個不停。

鳳淺忍無可忍,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他頭上說道:“信不信老孃現在就轟了你這個嚶嚶怪。”

玉子衍秒變笑臉,望著鳳淺乾笑兩聲說道:“這不是擔心你嘛!”

鳳淺嘴角微抽,毫無形象的翻了翻白眼。

她望向雲墨染說道:“我爺爺閉關怎樣了。”

雲墨染:“鳳一鳳二一直在外守著,並無太大的事。”

鳳淺點了點頭,看向帝陌說道:“帝陌,你知道重傷我的那三人來自上位麵的何處嗎。”

帝陌瞥了她一眼薄唇輕啟:“鳴川界”

見她蹙眉,又開口道:“不過一箇中等小位麵而已,最高的實力也才通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