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懷義又同鳳淺討論了一些鳳滄的身體狀況和鳳凜當年與薑漣漪之間的事後,便囑咐了她幾句就離開了。

“屬下見過小姐!”一道陌生的聲音傳入鳳淺的耳裡,鳳淺一愣,緩緩轉過身,見伯恩與關雲峰正站在她身後,身邊還站著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

顯然,這聲音便是出自那位男人口中,見她疑惑,伯恩笑了笑說道:“小姐,他是尹絡啊!你不記得了嗎?”

鳳淺在腦海裡搜尋片刻瞬間便想了起來,尹絡,以前鳳家將的副將,同伯恩幾人曾是他爺爺的左膀右臂,後來被鳳滄派去了慕爺爺身邊保護及照顧他。

慕懷義同鳳滄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後來因為鳳滄上戰場總是受傷,便主動成了將軍府及軍營的藥劑師,因為沉迷於藥劑所以終身未娶。

鳳淺回過神來,望著眼前正滿臉微笑看著她的尹絡,淡淡一笑說道:“尹副將,好久不見。”

尹絡高興的點了點頭說道:“冇想到才一年不見,小姐的變化竟如此之大!”

鳳淺勾了勾嘴角與幾人寒暄了幾句便回了營帳。

子時,鳳淺來到鳳滄的營帳裡提出要先回京都辦點事,鳳滄並冇有多問,隻是叮囑她辦完事後在京都北城門的郊外彙合。

鳳淺點頭同意,轉身又去了雲墨染三人的營帳裡,不一會兒幾人收拾好便消失在了主營。

四天後,亥時

京都,

內圍南街東邊的一處偏僻幽暗的小宅裡,南宮逸正靠坐在床邊靜靜的捧著一本書籍看,夜擎與夜家主夜陵正襟危坐在旁邊的紅木椅上。

突然,院外響起的腳步聲,讓屋內的夜擎與夜陵眸光一亮,他們剛要起身時,房門就被打了開來。

鳳淺幾人頂著月色走了進來,夜流觴走到夜擎兩人麵前喚道:“爺爺!父親我們回來了。”

夜擎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一切都順利吧!”

夜流觴點頭,“還好!”

“夜爺爺!夜家主,”鳳淺與雲墨染三人來到夜擎與夜陵麵前禮貌的問候。

夜擎滿臉笑意的說道:“好!回來就好,對了鳳丫頭,你爺爺怎麼樣了?”

鳳淺紅唇微勾,“他老人家很好!謝謝夜爺爺的關心。”

夜擎點了點頭說道:“先坐吧!趕了那麼久的路一定也累了。”

見幾人落座,夜陵躊躇一下望著鳳淺開口問道:“鳳小姐,你讓流觴將我和老爺子叫來這裡是有什麼事要說嗎?”

鳳淺抿了抿唇,轉眸看向床沿邊的南宮逸說道:“若是現在你的靈根重塑好了,你想報仇嗎?”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皆是一愣,南宮逸眸光微閃,半響纔開口問道:“鳳姑娘,你想說什麼?”

鳳淺:“想坐上那個位置嗎?說著,手指向皇城的方向。”

南宮逸抿了抿唇雙眼直直的看向她不說話。

鳳淺:“我若是你,便點頭答應,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夜擎震驚的瞪大雙眼,“鳳丫頭!”他不由的脫口喚道。

鳳淺轉眸望向他說道:“夜爺爺,您知道我們將軍府這次有多少無辜的鳳家將因為昏君的關係在沼澤山丟了性命嗎?”

“京都,也該換換血了!”鳳淺眼神冰冷的吐出幾個字。

夜陵與夜擎對視一眼,心裡有無數的話最後皆化為一聲歎息。

“我要怎麼做?”南宮逸神情認真的問道。

鳳淺:“什麼也不用做,需要時露個麵就好。”

“我答應!”南宮逸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

“逸兒”夜擎有些擔憂的喚道。

南宮逸:“外公,母妃不能白死,”說著他抬起眸子認真的看向夜擎。

緊接著又說道:“您知道我為何會受如此重創嗎?這一切都是我那好“父皇”的傑作,毀我靈脈,靈根的就是皇宮裡三位藥劑師的其中一位,樂昶。”

“什麼!”夜擎與夜陵同時震驚的站了起來。

南宮逸諷刺一笑,“雖然很荒謬,但這是事實,我那位好父皇啊!為了穩固自己的位置不惜算計了我們所有的皇子,嗬嗬!”

“鳳姑娘,若是我說,我要那個位置,你會全心全意的幫我嗎?”南宮逸轉眸認真的看向鳳淺說道。

鳳淺微微蹙眉,“既是如此厭惡,又為何逼迫自己做不喜歡做的事。”

“可我若是不接受,你又豈能放任他人登位。”南宮逸緩緩說道。

“南宮軒心狠手辣,毫無憐憫之心,南宮傑陰險狡詐,心思太重,南宮睿雖天資不錯,但冇有主見,耳根子軟容易被人利用,南宮星……年齡太小,這些都不適合坐上那位置,前三人一旦登位,就會是下一個琉璃皇,”南宮逸慢慢分析道。

鳳淺柳眉一挑,“看來就算你整日待在床上也冇閒著,知道的不少啊!”

南宮逸微微一笑說道:“冇辦法,就算身子被廢了,腦子可不能跟著廢了。”

鳳淺淡淡一笑,“決定好了,不後悔?”

南宮逸溫潤一笑,“我的命是鳳姑娘救的,能幫到鳳姑娘,逸義不容辭!”

鳳淺盯了他好半響,便歎息一聲收回視線。

這時夜擎開口說道:“如今朝堂之上並不平靜,南宮傑與南宮軒的鬥爭已經開始在明麵上來了,你身體纔剛好,又冇靈根,若是臨時插一腳進去,被琉璃皇知道了你擋了他最疼愛的兒子的道,他會不會又對你痛下殺手。”

“最疼愛的兒子,誰?南宮傑亦或是南宮睿嗎?嗬嗬,”南宮逸譏諷一笑。

南宮逸:“在那人的心裡,最重要的隻有他自己而已,我們幾個皇子不過是他無聊時用來消遣的玩具。”

不然,當年明明封了南宮軒為太子,卻又大張旗鼓的當著文武百官及京都之人的麵做出很疼愛南宮傑的樣子。

這也就導致兩人明裡暗裡爭鬥了那麼多年卻不自知,而就在南宮傑以為自己真的是他最疼愛的兒子時,他又隱晦的做出一些讓南宮傑誤以為南宮睿纔是他真正疼愛的兒子的錯覺。

眾人……

這琉璃皇真會玩啊!

鳳淺紅唇微勾,眼裡是化不開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