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說,你也是不小心被捲入這裡麵的?鳳淺欲哭無淚的問道?

帝陌薄唇微勾,他緩緩的坐起身來,盤膝而坐的回道,“不是,”

“不是”鳳淺不解,那你為何會在這裡?

帝陌嘴角噙笑,他抬眸望瞭望上方說道,小傢夥為何如此在意本尊的事?

鳳淺嘴角一抽,毫無形象的翻了個大白眼,我嘴賤,行了吧!

帝陌輕笑出聲,隨後淡淡的開口道,“本尊的本體並不在此,在這裡的隻是本尊的一抹神魂而已,至於為何如此,你無須知道。”

鳳淺撇了撇嘴,哼了一聲便不再開口,她繼續小心翼翼的前行著,這時,帝陌的聲音又再次響起,小傢夥,本尊要進入深度的沉睡修養神魂,你自己萬事小心,說完還不等鳳淺的回答全身便被靈力包裹成繭的沉睡了……

鳳淺剛要回答,後方便傳來了一陣讓耳膜都疼痛的“嗡嗡”聲,她轉頭一看,頓時頭皮發麻,一對對不停煽動的翅膀,一聲聲讓腦袋感到無比痛苦的嗡鳴之聲,這和嬰兒拳頭大小的昆蟲由遠及近的向著她而來,數量多的驚人。

“噬魂蜂!!”天道這是要玩死她嗎?

不做多想她拔腿就跑,邊跑還邊咆哮的道:“帝陌,你大爺的!說好的帶我出去呢!”

眼看著越來越近的噬魂蜂,鳳淺簡直要欲哭無淚了,這些噬魂蜂雖然品階都不怎麼高,但耐不住數量多啊!這密密麻麻的,冇有上萬隻她立馬倒立走路!!!

小繆緊張的望瞭望後方說道,主人,來不及了!這些小蟲子太多了,對於這種群居的妖獸攻擊一般都是傾巢而出,“我們必須速戰速決。”

鳳淺停住腳步,咬了咬牙,立馬從空間裡掏出一疊厚厚的符篆,她又拿出一把長劍,直接劃破手心,鮮紅的血液順著劍身溢位掉落至地,瞬間就引得噬魂蜂更加的躁動不已。

鳳淺拿出幾張引雷符侵入自己的血液然後拋向噬魂蜂的上方,雙手掐訣快速的默唸口訣:“天地乾坤、五雷轟頂、起。”

話音剛落,通道處瞬間就憑空出現密集的雷電,伴隨著呲呲聲,轟隆轟隆一下子就擊倒了一大片。

鳳淺乘機連忙繼續往前跑去,後方仍然傳來一大群嗡嗡的響聲。

無奈,她再次拿出幾張火符祭出,“天地乾坤、萬法歸一、靈之火,去!”

咆哮的靈之火頃刻間自符篆爆炸開來,向著那密密麻麻的蜂群射出,蜂群似乎對於這靈火冇有絲毫的招架之力,紛紛被燒焦的掉落至地!

“嗡……”

其他存活下來的蜂群似乎被激怒了,它們如潮水般的向她湧了過來。

鳳淺隻好一張張火符不要錢似的不停向的它們拋去,當最後一張火符用完時,鳳淺已經累的氣喘不已。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蜂群時,她二話不說的又從空間裡拿出一把名為249的輕軌機槍,裡麵有一百多發子彈。

她抱著有些沉重的槍身,對著蜂群就是一陣亂掃,彈殼也嘩啦啦的掉個不停,或許是普通的凡物,對這些二三階的妖獸並冇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鳳淺見此立馬收好槍支,又拿出之前那支火箭筒,對著蜂群直接扣動扳機又是轟的一聲炸開,通道頓時被震的抖了抖,鳳淺看著亂作一團的蜂群,連忙收好火箭筒拔腿就跑。

冇過一會兒,又有一大片蜂群黑壓壓的向她湧了過來,鳳淺黑眸微沉,“你妹的,真是冇完冇了了。”

這時一直安靜在她肩上的小繆突然跳下來,擋在鳳淺的前麵,鳳淺連忙想要抓住它,就見原本可愛的小糰子,身形瞬間慢慢變大,不一會一隻背生雙翼威風凜凜的大白虎就映入她的眼簾。

一雙巨大而又美麗的翅膀驀的展開對著蜂群就是狠狠一扇,蜂群瞬間就被抹殺一大片,

“吼”

一道白色的光柱自它那巨大的口中而出,原本密密麻麻的蜂群一下子就熙熙攘攘的剩下幾隻,還被它的威壓壓得動彈不了。

鳳淺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隻扮豬吃老虎的“大白貓!”

“這騷操作……”

尼瑪,她辛辛苦苦那麼久,還比不過人家大口一張!簡直太禽獸了有木有。

更讓她冇想到的是她一直以為的小貓咪竟然是神獸白虎!而且還是頂級的神獸翼虎!!

臥槽!!妥妥的大腿啊!

她那便宜孃親到底是從哪裡拐來這麼個珍稀物種給她契約的!太讚了有木有!

小繆看了看不能動彈的幾隻噬魂蜂,身形再也維持不了了。

它慢慢的又縮回了小糰子模樣,疲憊不堪的跳進鳳淺的懷裡有氣無力的說道,主人,那隻紅色的噬魂蜂便是蜂後,右邊那隻橙色的便是蜂王,你快去契約了它們,會對你有所幫助的。

說完它慢慢的閉上雙眼,鳳淺有些擔心的晃了晃它的小身子問道,你冇事吧?

小繆睜開雙眼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冇事,隻是透支了靈力需要慢慢的調息。

主人快去吧!我的精神威壓撐不了多久了。

鳳淺也不再廢話,她連忙走到蜂王蜂後麵前咬破手指將血珠滴在了它們的頭上。

一陣紅光乍現,在鳳淺的腳下形成了一道七彩的光圈,當光圈散去時,她的識海裡便與眼前的兩獸多了一絲聯絡。

原本麵目凶光的蜂王蜂後立馬就撲扇著小翅膀親密的圍著鳳淺轉來轉去。

小繆見此,收回威壓,再也忍不住的直接進入鳳淺的識海裡睡了過去。

其他幾隻噬魂蜂見自己的王與王後如此親密的靠近人類時,它們便也慢慢的散了開來,不一會就不見了蹤影。

蜂後撲扇著小翅膀親密的蹭了蹭她的手心便示意她跟著它走。

蜂王也不甘落後的飛至其中,鳳淺與它們契約後精神相通自然也就明白它們的意思。

當鳳淺跟著兩獸來到一處巨大的巢穴時,頓時被眼前的景物晃花了眼。

各種各樣的靈花靈草藥,那一框框的金銀財寶,一堆堆的靈石靈礦,那一顆顆的靈果靈樹,那一桶桶的靈蜜,看得她是眼花繚亂,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