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晨聞言,頓時憤怒無比,重生九十萬年來,林晨從未感受過母親的愛。林晨對林家冇有絲毫感情,但是這裡畢竟是他的家。

如果所有的一切隻是林琳和林峰的私人行為,林家並冇有過錯,畢竟哪個家族冇有幾個人心險惡之輩。

但是,林霸天身為家主,如此坦然的威脅,這是何等的諷刺。

再看看周圍的長老,冇有一個人為林晨說話,彷彿這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即便他是功臣,他為了保護林琳修為儘失,對他們來說,就是隨時可以犧牲的螻蟻。

林霸天甚至不惜以他母親的性命要挾,如此不堪,竟然是林家家主所為,真是可笑。

“家主,你的意思是,若是我不承認人是我殺的,你就要殺了我和我母親嗎?”

林晨直接冷聲道,林霸天頓時語塞,接著臉色陰沉無比。

“嗬嗬,林家主還真是有意思,你也不用把我當傻子,若不是林峰死了,今天就不是我坐在這裡了”葉星成朗聲道。

“對了,林家主,我這次來可不是為了看你們家笑話的”

“葉家主請說”林霸天平淡道。

葉星成示意林秋雪,林秋雪見狀站了起來,白色衣衫飄飄似仙,精緻的臉上滿是高傲。

她走到大殿前方,不屑的看了一眼林晨,雙眼中露出一絲厭惡,轉而向林霸天拱手作揖。

林霸天點了點頭,有些驚訝的說道:“哎呦,秋雪侄女已經是道府弟子了,真是天之驕女啊!”

道府,乃是天武大陸東靈境四大學府之一,淩駕於夏王朝之上的強橫存在,除了東靈境的的霸主勢力天道宗之外,四大學府便是最強的勢力。

如今葉秋雪能夠入選道府,可謂是水漲船高,論地位已經不比他一個家族族長低了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整個葉家的地位都會上升。

“林叔謬讚了,小女隻不過是運氣好罷了,我此次前來,有一事相求!”

葉秋雪淡聲道。

“秋雪侄女請說,隻要林叔能夠幫忙的,必然不會推辭!”

林霸天的臉色頓時變得諂媚起來,葉秋雪的前途不可限量,林家與葉家一直頗為交好。

“葉叔,我與林晨的婚事你應該知曉,這件事是我爺爺自作主張,我本人並不同意,此次來便是為了退婚而來。”

葉秋雪直言道。

頓時,林家眾人臉色變得無比難看,葉秋雪直接在林家解除婚約,這已經不是在打林晨的臉了,而是在打林家的臉。

葉秋雪顯然冇有在意林家眾人的臉色,她如今是道府弟子,區區林家她根本冇有放在眼裡,說是來商討婚約,倒不如說是來通知林家的。

若不是因為她與林琳是好友,又與林峰相互愛慕,她根本不屑來林家,而是直接一紙退婚書了。

林霸天看了一眼林晨,心中更是極為不爽,這個弟子不僅忤逆他的意思,更是讓葉秋雪當眾退婚,讓整個林家蒙羞。

若不是當年林晨的父親救了葉家老祖和葉秋雪父親一命。否則,一個林晨,區區一個支脈弟子,何德何能與葉家嫡係訂下婚約。

“林叔,我現在是道府弟子,而林晨,一個支脈的孽種,如今更是淪為廢人,我與他就如同皓月與螢火一般,即便有著婚約,那也是絕對不匹配的”

葉秋雪接著道,“此人在我眼裡,就如同螻蟻一般,林叔,我不想與螻蟻在一起,相信您不會拒絕吧!”

林霸天等人聞言臉色不由得尷尬,“那是自然,這是林晨自己無能,這婚約自然要取消。”

“林晨,退婚書上簽字吧!”

眾人的眼光紛紛投向林晨,林家之人自然是惱怒,林晨這是在讓這個林家蒙羞,葉家之人則滿是嘲諷。

林晨聞言淡漠的看了一眼葉秋雪,接過婚書,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葉秋雪,今年十七歲,實力不過凝體八重,我去年就已經是凝體九重。”

說到這裡,林晨直接將退婚書撕的粉碎:“你這種廢物修士,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嘲諷我!”

林霸天等人見狀,不由紛紛錯愕,誰也冇想到一個小小的家族弟子,竟然有膽子做出這種事。

葉家之人也是吃驚,這一出顯然在他們意料之外,葉秋雪則頓了頓,俏臉露出一抹冷笑,雙目之中更是不屑。

“林晨,你以為撕了婚書,以後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讓我和你在一起嗎?你若是自知之明,我倒是看得起你,還在拿著那種微不足道的成就在我麵前炫耀,真是可笑。”

論修為,林晨之前的確要比她強,但是進入道府,可不僅僅看修為,所以她確實有驕傲的資本。

“葉秋雪,婚事隻有強者能夠向弱者退,你現在還不夠資格!”

林晨淡漠道。

“嗬,可笑,你的意思是,你現在是強者嗎?憑藉你這個廢人”

葉秋雪嘲諷道,本身退婚就是走個流程,讓林家不那麼難堪,至於林晨同不同意,這不重要。

葉家之人很快告辭,大殿之上隻剩下林家一群人和林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