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千二百五十二章

思路

江辰在想到這個辦法的時候也是比較激動的,因為江辰所想到的這個辦法其實效果是非常好的。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當下這一段時間裡麵,基本上冇有幾個人能夠達到江辰這樣的層次,而且有一點也非常的重要的,就是現在他們手上所拿到的東西其實也是非常的多,如果可以把這些東西給解決掉的話,那江辰是很滿意的,而且其實現在他們也已經是得到了非常多的效果去進行接觸,如果是接觸完成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對他們造成一些比較好的影響。

當然在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講的話,江辰也是並不希望自己去更多地和他們產生矛盾的,畢竟南海地產聯盟和江辰也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江辰那邊的地產聯盟很可能和他們也有一些業務上的聯絡,趙飛龍這次專門來見江辰,有一層是因為劉泰山有另外一層就是因為李明,江辰現在到達了這邊之後,如果是可以和他們有更好的合作和交流,那之後情況其實就會好出來不少。

但是如果達不到這樣的層次或者是交流不動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讓江辰也遇到一些麻煩和問題,而且有一點其實比較重要,那就是現在這個階段裡麵江辰所擁有的並不僅僅隻是這些東西,還有一些其他方麵的力量,也是在不斷的糾纏的這些糾纏起來的力量。

讓江辰甚至在這片區域之中,都難以保全自己的安全,正是因為想到了這裡,江辰纔會非常迅速的跟他們說起來了這些問題和事情在另外一個角度上來看的話,現在這個階段裡麵大部分的人都是不能夠獲得江辰這種任務和機會的。

但是現在江辰如果是可以把這些東西給解決掉,那之後能夠起到的效果就會非常的好,江辰所想出來的辦法就是通過自己那邊的地產聯盟去進行擔保。

這樣的話南海地產聯盟這裡也能夠吃到一些回饋,並且讓江辰加入到他們的生意之中,俗話說得好,敵人的培養是很簡單的,但是朋友的培養確實非常麻煩的,因此在這個時候不管是誰,其實都會覺得事情稍微有些讓人難受,而且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那就是現在這個階段裡麵,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是得到了一些比較好的效果和機會了,如果是簡單的進行了一些觀察之後,大部分的人就都能夠明白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

當然在另外一個方麵來說的話,其實現在這個階段裡麵,江辰手上所擁有的東西也是比較多的。

如果是通過了江辰的這種手段的話,那其實就可以去得到一些比較好的機會去處理各種爭端了,當然在另外一個地方上來講的話,現在這個階段裡麵江辰如果是遇到了一些問題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導致他現在這個階段裡麵出現不了太多的機會

解決各種麻煩,而且還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現在這個階段裡麵他們已經是獲得了不小的手段和力量,之前江辰還在想究竟應該如何去做才能夠解決爭端,但現在看來的話,其實也不用想太多,隻要是可以去處理掉各種麻煩的話就可以去解決掉問題了。

而且之前江辰已經是有了很多的幫助,如果能夠從他們的手上得到的話。

那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能夠得到一些比較好的機會,當然在另外一個地方來講的話,其實現在這個時間段裡麵有很多人都是冇有想到他們這裡竟然會出現這種問題的,江辰的出現已經幫助他們帶來了很多的解決問題的方法,如果是可以成功的話。

那麼大部分人都是會接受這種情況的力量的,不過有一點,其實也不是那麼的好,那就是現在這個階段裡麵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南海地產聯盟的人不一定會真正的接受和江辰去。進行操作,但是江辰卻會迅速的進行另外的一些嘗試。

當然在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講的話,現在江辰也已經是得到了一些機會去解決問題和爭端了,也正是因為想到了這裡,所以現在江辰也是迅速的找到了一些人。

準備去把這些東西進行一些嘗試和操作,如果是可以的話,那麼現在江辰就會直接去嘗試一番,簡單的進行了一些觀察,之後江辰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問題,那就是現在這個階段裡麵不管是誰其實都是冇有辦法去幫助自己解決各種各樣的矛盾的。

但是如果能夠從其他人那裡獲得一些手段的話,其實江辰也並不介意自己會遇到什麼太大的麻煩,而且有一點說得也非常好,那就是現在已經是有很多人都是非常的擔心江辰會遇到各種難以處理的爭端了,如果是江辰可以去把這些東西全部都給說好的話。

那麼之後江辰在這片南平市的威懾力也會增強威懾力是非常重要的,這能夠幫助江辰得到很多的關注,而且也能夠幫助江辰去把手上的一些麻煩給解決掉。

比如劉泰山這邊其實在一開始過來的時候就並不是那麼的相信江辰,如果是他真正的相信江辰,說不定就不會做出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且有一點其實也比較的厲害,那就是現在這個階段裡麵。

大部分的人手上所擁有的力量都還冇有被江辰看透,江辰能夠想明白的就隻有一點的就是這些人其實都在等待一個機會等待著將江辰去推入深淵的機會,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其實江辰自己遇到的威脅就非常的大,更不要說是去做什麼其他的事情了。

因此現在不管是對誰來說,其實情況都是冇有那麼好的,簡單的進行了一些觀察之後,江辰就明白了後麵的問題,江辰準備給李明打個電話。

也正是因此江辰就迅速的跑了過來,準備去進行一些觀察,看看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當然在另外一個地方來講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