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先生,見你對陳老如此瞭解,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

那中年男人左右看了看,隨即擺了擺手,說道:“說不得,我還冇活夠呢。”

葉木槿無語,這裡的人是怎麼回事,好像都認識陳老,但是卻不敢說出他的身份,這更加讓他確信陳老是華夏的什麼重要人物。

看了一眼門衛,葉木槿也懶得跟他說那麼多,一個電話直接把陳老叫過來就是了。

給陳老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冇過多久,手機裡便傳來陳老的聲音。

“年輕人,已經到龍騰酒店了?”

“嗯,到是到了,但是這兒看門的門衛不相信我的身份,你趕緊給我解決,要不然我回山種菜去。”

聽到這話,陳老大笑幾聲,說道:“哈哈哈,是老夫的失誤,我這就讓龍騰酒店的小趙下來帶你進去。對了,你穿的什麼衣物?”

“白色短袖,牛仔褲,運動鞋。”

“好,站在那兒彆動,小趙她人立馬就下來了。”說完,陳老便掛斷了電話。

門衛見葉木槿站在不遠處打著電話,也懶得再搭理對方,像葉木槿這種人他見多了,裝著在打電話,實則在找離開的機會。

噠噠噠。

這時,酒店大廳內快步走來一個女人。

在場的所有人看到迎麵走來的女人都有些詫異,這龍騰酒店的總經理趙祥靈,她怎麼會出現在這?

門衛見到總經理,禮貌性的說了一聲好,心裡想著,陳老所邀請的人應該是到了,要不然趙祥靈也不會親自出來迎接。

趙祥靈在大門前四處觀望了一下,隨即將目光鎖定在遠處蹲在地上玩手機的葉木槿身上。

她走了過去,輕聲問道:“請問閣下是葉木槿葉先生嗎?”

葉木槿轉身看去,映入眼眸的是一個美女,一身橙色的職業裝,披肩的秀髮,精緻的容顏,讓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你是陳老所說的小趙?”說著,葉木槿站起身,從衣服內掏出身份證給她看了一下。

看到葉木槿的資訊後,趙祥靈一臉恭敬的說道:“我是陳老所說的小趙,我手下辦事不力,還希望葉先生見諒,稍後我會讓人事把他給開了,還希望葉先生息怒。”

“那是你們的事情,我管不著。我現在隻想坐在涼爽的空調房裡,吹吹空調,吃點東西。”說著,葉木槿舒展了一下筋骨。

聽到這話,趙祥靈恭敬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二人的舉動,被大門前的所有人給看在眼裡。

那個看門的門衛做夢都冇有想到,先前自己罵作臭乞丐的人,竟然真的是陳老請來的貴賓,可想而知,麵臨自己的將是怎樣的結局。

其他人更是冇有想到,一個全身上下衣物加起來隻有兩百塊的人,竟然是陳老請來的人,看來他剛纔打出去的電話是真的。

“臥槽,真是開了眼了,這位年輕人竟然是那位大人邀請來參加拍賣會的,他究竟是誰?”

“這種人必須得結識啊,他就是江州的龍!”

話音剛落,在場的大亨們連忙來到葉木槿麵前,希望巴結上葉木槿。

但葉木槿壓根就冇有理會這些人,他們接近自己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眾人見葉木槿冇有理會自己,很自覺的給他們讓開了一條道,而他們則緊緊的跟在葉木槿的身後。

這時,趙祥靈來到大門前。“待會自己到人事那裡離職。”說完,陪著葉木槿向大廳內走去。

門衛的結局,不用想也知道,但葉木槿此時關心的卻是這次拍賣會。

詢問了一下趙祥靈這才得知,此次的拍賣會,是華夏某個頂級家族所舉辦的,前來參加拍賣會的不光有華人,還有老外。

那個頂級家族之所以舉辦這次拍賣會,事情還要從上個星期說起。

當時那個家族的打撈隊在米國版圖外以西約三百海裡的海底發現一艘沉船,打撈隊發現船內所埋藏的文物不光有國內的,甚至有國外的。

米國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要求那個頂級家族歸還那批文物,否則將對華夏動武。

出於文物中有東西方的文物,或者是考慮到更深的問題,那個頂級家族便提出以拍賣的形式來決定這批文物的歸屬。

聽到趙祥靈所講,葉木槿有些納悶。

根據趙祥靈所講的,那個頂級家族應該就是陳老的家族。而且,就算自己獲得了那件機關盒子,到最後也得上交國家,陳老為什麼說那個機關盒子對自己有幫助?

【那個老頭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葉先生?你怎麼了?”一旁,趙祥靈好聽的聲音傳來。

“…哦,冇事。”

想起剛纔想到的問題,葉木槿詢問道:“趙小姐,我想請問一下,這次拍賣所獲得的文物,是否需要上交給國家?”

“據陳老所說,這次的拍賣會的文物比較特殊,其中有一部分好像和我們華夏的神話有關,以至於他特彆吩咐,若是我們的同胞拍下了那些東西,可以自己私藏,也可以上交國家。”

“和華夏的神話有關?”葉木槿一臉詫異的看著趙祥靈,有些不相信剛纔所聽到的。

“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是太瞭解,陳老隻是隨口這麼說了一句。”

趙祥靈這麼一說,葉木槿更加的好奇那些文物了。

米國為了那些文物,甚至揚言要對華夏動武。難道說那些文物中記載著靈氣或者是魔法復甦的方法?

這時,趙祥靈推開拍賣現場的大門。頓時,屋內嘈雜的聲音傳入葉木槿的耳朵。

葉木槿巡視了一圈在場的人,除了他以外,幾乎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西裝革履,穿金戴銀,他一個穿著休閒裝的人出現在這,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嘿,那邊的BOY,你也是前來參加拍賣會的?”這時,葉木槿的耳旁傳來一個蹩腳的外國聲音。

葉木槿瞟了一眼那個老外,金髮碧眼,妥妥的米國人。他冇有搭理對方,帶著趙祥靈遠去。。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種人他可冇興趣結識。

那外國男人見對方冇有搭理自己,隨即將目光放在趙祥靈的身上。

隻見他快步追了上來,攔在趙祥靈的麵前。

“小妞,你長得可真漂亮,晚上能賞臉吃個飯嗎?”說著,金髮男伸手就向趙祥靈的臉上摸去。

趙祥靈見狀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以此來躲避這鹹豬手,但眼前一張大手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將那個外國男人的手給死死的抓在半空中。

“這是我華夏的地盤,哪輪得著你這老外在這耍流氓?滾!”說完,葉木槿猛地將那個外國男人給推了出去。

金髮男一個踉蹌,向後退了三步,幸好有保鏢接住了他,這才使得他冇有跌倒在地。

“華夏的傢夥真是野蠻,未開化的南蠻人!”金髮男見討不到便宜,便罵罵咧咧的走了。

“葉先生,剛纔真是多謝你了。”一旁,趙祥靈的聲音傳來。

“冇事,隻是看不慣老外那下賤的模樣。”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歡迎前來參加此次的拍賣會,請各位嘉賓儘快落座,拍賣會即將開始。”這時,拍賣現場傳來一個廣播聲。

眾人在聽到聲音後,陸續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趙祥靈說道:“葉先生,請隨我來,你的位置在前邊。”

隨著眾人的落座,拍賣會也隨即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