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捱了幾刀的孟欣,目光有那麼一瞬間的呆滯,但她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看來,心理素質還是不錯的。

得到教訓的她,也收斂了身上的茶裡茶氣,免得再次挨刀。

一頓飯結束。

孟欣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夢瑤姐,你做的飯菜太好吃了,我都吃撐了!”

“是嗎,其實我的廚藝也就一般!”

李夢瑤笑了笑,開始起身收拾碗筷。

李夢雅也跟著起身。

見狀,孟欣道:“夢瑤姐,我來幫你。”

“你是客人,哪能讓你乾活,坐著休息吧!”李夢瑤笑著說道。

“沒關係的,我在家裡也經常做家務!”

說話時,孟欣還故意看了眼高言,可惜,高言冇啥反應。

“夢雅,去把收音機打開!”

高言喊道。

“好的姐夫!”

夢雅把手中的碗筷往桌上一放,就去開收音機。

見狀,孟欣隻好拿起碗筷跟著李夢瑤去廚房。

就在李夢瑤準備洗碗的時候。

高言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媳婦兒,趕緊給我泡杯茶!”

“來了!”

李夢瑤應答了一聲,又對孟欣道:“欣欣,這碗筷放在這裡就行,你出去休息吧,等我給你姐夫泡完茶再來洗!”

“沒關係的夢瑤姐,我來洗,你趕緊去給姐夫泡茶吧!”

不等李夢瑤反對,孟欣就伸手拿過李夢瑤手上的圍裙係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後開始洗碗。

“哎,欣欣你真是,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李夢瑤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快去吧,彆讓姐夫等著急了!”

孟欣故作不在意的道。

李夢瑤隻好走出了廚房。

在李夢瑤離去後,原本臉上掛著笑容的孟欣臉色陡然一黑,隱約間她有種感覺,高衛國似乎是故意在針對她,隻是她冇有證據!

此刻,收音機內正播放一首歌頌革命先烈的歌曲。

這首歌是高言賣給文工總團的。

演唱這首歌的歌手唱歌相當強大。

比起原來的原唱都還要厲害幾分。

幫高言泡好茶後,李夢瑤又回到了廚房,一邊和孟欣說話,一邊拿著掃帚打掃廚房的衛生。

“姐夫,我覺得那個叫孟欣的女人不是好人!”

忽然,李夢雅低聲對高言道。

“看出來了!”

高言輕笑著迴應,同時也覺得自己這個小姨子實在太聰明瞭。

不一會兒。

李夢雅和孟欣一起從廚房走出。

“孟欣,辛苦了,坐下聽收音機!”隨後,高言又對李夢瑤道:“媳婦兒,快把家裡的零嘴拿出來給孟欣嚐嚐!”

不一會兒。

李夢瑤就拿了幾樣孟欣冇見過的零食放在盤子裡,並邀請孟欣拿來吃。

看著這些從未見過的零食,孟欣心裡更是不是滋味。

尤其是品嚐到這些零食的滋味後,她心裡的嫉妒情緒就蹭蹭往上漲。

一個小時後。

高言和李夢雅把她送出了四合院,還讓她拿了一些零食帶走。

回到屋裡。

高言問李夢雅:“媳婦兒,你對孟欣怎麼看?”

“我感覺她這個人有些虛偽和做作!”

李夢瑤想了想道。

“傻媳婦兒,看來你挺聰明的!”

“老公,人家纔不傻!”李夢瑤語氣嬌憨的道:“主要是大家都是同事,她又要纏著我,我也不好不搭理她,其實今天也是她主動跟著我回來的!”

“行,看來我媳婦兒什麼都明白,本來我還想提醒你下的,既然你都知道,我就不說了!”高言滿意地道。

“對了,我有一樣禮物送給你!”

高言將傻瓜相機取了出來。

“老公,這是什麼?”

李夢瑤好奇問。

“這是傻瓜相機。”高言解釋道。

“為什麼要叫傻瓜相機?”李夢瑤一臉的迷惑。

高言笑著道:“因為拍照是一門技術活,而且拍出來後,還得洗照片,但這個傻瓜相機呢,直接省略了那些步驟,可直接把照片洗出來,來,我教你使用!”

這傻瓜相機看似七八十年代就有了,但是了,虛空工廠的技術卻遠超七八十年代,因此,就算外國人拿去研究,也無法山寨出來!

次日。

高言冇有去釣魚。

而是跑到小媳婦兒那邊去膩歪了大半天。

又過一天,高言來到服裝廠的時候,科長宋國力把高言叫到了他辦公室。

“宋科長,你找我有事?”

宋國力笑著道:“有兩件事,第一呢,明晚呢我想請你喝頓酒,有空吧?”

“科長請喝酒,那肯定有空!”

高言笑著道。

聽到高言答應得這麼痛快,宋國力也挺高興的,都說這高衛國脾氣暴躁,現在看來也挺好相處的嘛!

“還有第二件事,就是給狩獵隊增加一個人,你覺得如何?”

“這個可以!”

高言也冇有拒絕,還以為宋國力會安排個關係戶進來,反正都是來當苦力的,他無所謂,所以也樂意給宋國力一個麵子。

“衛國,謝了,她會直接來你的狩獵隊報道!”

當高言來到狩獵隊時,發現辦公室內多了個女人,正是韓鐵花。

不錯,服裝廠專門為狩獵隊安排了一個辦公室。

“你怎麼在這裡?”

高言神情不喜地道。

“報告隊長,狩獵隊新成員韓鐵花向您報到!”

韓鐵花刷地起身,還朝高言行了個軍禮。

這下高言明白了,宋國力安排的人就是韓鐵花。

“你確定要加入狩獵隊?”

高言沉聲問。

“隊長放心,我絕對不拖後腿!”

“好,這是你自己說的,如果你拖了後腿,可彆怪我把你趕出狩獵隊!”

不等韓鐵花再說什麼,高言就帶著隊員出發,前去狩獵。

一轉眼。

時間就來到了下午。

高言開車返回服裝廠,而副駕駛上,韓鐵花已經累得睡了過去。

她身手的確不錯。

但畢竟是個女人,體力和耐力和五個腰大膀圓的男隊員比起還是有差距。

加上她自己覺得不比男人差。

所以,來來回回在山林間搬運了幾趟幾百斤的野豬,她也累得夠嗆。

如果不是她天性要強,早就累得趴下了。

當然,也有高言故意給她點教訓的意思,因為今天高言足足獵殺了18頭成年野豬。

六個隊員分成三隊,每隊也得跑六趟。

當回到廠裡。

接收獵物的後勤部主任看到車上堆放的十八頭野豬,臉上都快樂開花了。

對著高言又是一陣猛誇!

高言早就習以為常,隨便敷衍了幾句,就回自己辦公室喝茶!

回到家裡後。

高言卻發現家裡來了客人。

等對方自我介紹後,高言才知道對方來自北河省文工團。

而對方的身份呢,則是北河省文工團的團長,這次來京城開會,開完會後,就找到了高言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