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特麼,簡直不能忍。

因為秦塵的語氣實在是太囂張了,高高在上,宛若一個長輩,一個站在山巔的絕世高手,在俯瞰著拓跋老祖。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秦塵是二重超脫,而拓跋老祖隻是一尊一重超脫呢。

“小子,休要張狂,荒古法相,出!”

拓跋老祖一聲咆哮。

吼!

刹那間,一道震動宇宙海的咆哮之聲在天地間響徹起來,攪亂了萬古歲月。

肉眼可以看到,一尊渾厚的法相之身瞬間凝聚了起來,這一道法相像是從無儘萬古歲月中走出來的強者一般,渾身散發著荒古的氣息,曆經了無窮的歲月。

滾滾的荒古之氣散逸,驚得虛空都盪漾出無儘的漣漪。

“死!”

拓跋老祖一聲咆哮,那巨**相對著秦塵便是一拳轟擊而來。

砰!

虛空激盪,層層炸開,刹那間方圓萬裡內的虛空直接湮滅,化作無儘的虛空物質。

之前拓跋老祖和暗幽府主交手的時候,並非冇有施展過法相,但是如今拓跋老祖施展出來的法相,比之之前和暗幽府主交手時釋放出來的法相,強了何止一倍?

一道道的荒古氣息彙聚在巨**相的眼眸之中,肉眼可以看到,在那法相的肉眼之中,宛若有著一個個恢宏的世界在不斷的崩滅輪迴。

恐怖的衝擊波襲來。

秦塵瞳孔一縮,身形在刹那間暴退。

轟!

下一刻,秦塵身前的虛空直接崩碎,直接化為齏粉,然而在這虛空炸開的

瞬間,一道強大的空間之力閃過,秦塵身形一晃,竟然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轟!

虛空崩碎,但秦塵依然消失不見。

下一刻,萬裡之外,秦塵身形再度出現。

然而他的身形剛落定。

“哪裡躲!”

怒喝聲中,又是一拳轟來。

轟隆!

這一拳之中,拓跋老祖的肉身不斷的澎湃,哢哢哢,有一道道的岩石迅速的爬上了他的全身,這些岩石帶著令人心悸的荒古氣息,令得拓跋老祖整個人瞬間變得無比的猙獰。

刹那間,一個巨大的拳頭瞬間出現在秦塵麵前,急劇變大,並且,秦塵四周的虛空直接被封鎖,空間在瞬間被壓縮到了一個極點。

“躲不掉!”

秦塵瞳孔一縮。

以他的空間造詣瞬間就感應出來了,若是他再繼續躲,雖然能躲開這一拳的絕大多數攻擊,但依舊無法躲開這一拳的絕對範圍。

隻要自己被拓跋老祖的這一拳乾擾到分毫,拓跋老祖的下一拳絕對會以更快的速度襲來。

而秦塵若是再躲,那下一拳就會更快。

一拳快似一拳,將會讓秦塵陷入一個極其被動的境地。

最終將會避無可避。

“既如此。”

這時,秦塵瞳孔中陡然抹過一絲狠厲。

轟!

他一跺腳,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劍氣沖天而起。

“昂!”

刺耳的劍鳴聲響徹天地,一道浩瀚的劍光突然間浮現在天地間,在這劍光之上,無數的空間之力綻放,並且一道道恐怖的殺意像是彙聚成

了沸騰的血液一般,刹那間和那空間之力彙聚在一起。

噗!

虛空在這一道劍氣之下,宛若紙裁一般撕裂開來。

轟隆一聲,劍光和拓跋老祖的這一拳碰撞在一起,驟然間破碎開來,恐怖的衝擊波一瞬間轟擊在秦塵身上,在這衝擊波襲來的瞬間,秦塵的體表陡然形成了一件空間鎧甲,砰的一聲,空間鎧甲破碎,秦塵倒退的嘴角陡然溢位一絲鮮血。

他受傷了。

不過,拓跋老祖也不好過,他收回手掌,低頭看著自己的拳麵,拳麵之上一道劍痕深可見骨,溢位鮮血。

“恐怖的空間意境殺意。”

拓跋老祖瞳孔驟然一縮,再一次感受到了秦塵的棘手,此子無論是在空間規則還是在殺意規則之上,都絲毫不比他弱。

而另一邊,秦塵目光也是微微一凝。

不得不說,二重超脫巔峰比起普通二重超脫強大太多了,想要擊殺他,怕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秦塵最擔心的不是和這拓跋老祖交手,而是怕他逃跑。

一尊二重巔峰超脫逃跑起來,想要阻攔,難度將會提升數倍。

念及至此,秦塵突然冷笑一聲:“堂堂拓跋老祖就這?”

拓跋老祖凝重的表情猛地僵住,胸口氣得劇烈起伏起來。

這小子,太特麼賤了。

他死死盯著秦塵,瞳孔中寒光綻放,厲聲道:“小子,你找死……”

話落。

他身形一震,無儘的虛空被他震碎,就要對著秦塵再度殺來。

暗幽府主前輩。”

而這時,秦塵突然低喝一聲。

“暗幽界域!”

轟!

後方無儘虛空中,一道恐怖的暗幽之氣升騰了起來,暗幽府主化作一道巨大的暗幽虛影,對著拓跋老祖瞬間殺來,並且,整個暗幽禁地的虛空開始了沸騰,一股恐怖的力量封鎖這整個天地。

“不好!”

拓跋老祖瞳孔驟然一縮。

本來以他的實力,不論是對上秦塵還是對上暗幽府主,他都不會有絲毫的膽怯,可若是同時麵對這兩人,那……

這時,拓跋老祖心頭猛然生出了一絲退意。

然而,

還冇等他撤退,就聽秦塵沉聲道:“暗幽府主前輩,這拓跋老祖就交給你了。”

話落!

秦塵整個人驀地沖天而起,瞬間掠入到了拓跋世家的侍神衛高手之中。

“不好,快退。”

拓跋老祖的瞳孔驟然一縮,急忙怒吼出聲。

但已經來不及了。

噗!

一道長達數萬丈的劍氣在虛空中驟然掠過,刹那間,眼前方圓萬裡內虛空中,上千顆頭顱一瞬間沖天而起,鮮血噴濺出老高。

一劍出,上千名侍神衛瞬間斃命,而隨後,秦塵身形再度消失。

“小子,你找死。”

拓跋老祖驚怒萬分,本來生出的退意一瞬間消失,整個人瞬間殺向秦塵。

因為他知道,一旦他退了,那他拓跋世家培養了億萬年的強者都將隕落在這裡。

屆時即便他能活著回到拓跋世家,他拓跋世家也將徹底冇落下去,失去南十三

星域的掌控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