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我剛纔睡著了?”王顯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看了眼窗外的天空,一片漆黑,隻有朦朧的月亮還有幾顆亮閃閃的星星。

“臥槽,完了完了,我今天的柴還冇砍,明天要喝西北風了!”王顯急忙拿起牆角那把鏽跡斑斑的大鐵斧,就著微弱的月光,走向後山。

“噗!啪!!”王顯一下又一下的砍伐著眼前的枯木,這枯木雖然不大硬了,但卻是老樹死後化成的,可以說王顯抱都抱不全乎。

王顯的目的就是將這枯木劈成一點一點的小部分,明天去城門口或許能賣點錢。

“彆跑!你跑不掉的,現在乖乖束手就擒!可免你死罪!”

王顯停下手中的斧頭,向遠處望去,他剛纔似乎聽到了有人在喊。

“唉,可能是睡多了吧,大半夜的都能幻聽……”王顯搖了搖頭,繼續手中的動作。

“小兄弟,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事後定有重謝!”

王顯一驚,急扭過頭,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竟站著了一個人,全身黑衣,可是黑衣上明顯有血跡滲出。

這人臉色蒼白,顯然受了很重的傷。

“我躲進你這柴垛中,你千萬不要告訴他們。”冇等王顯回話那黑衣人便立即鑽進他剛剛劈材摞起的木材垛裡去了。

“嘩……”

王顯身後一群身著官服的人跑過來。

“砍柴的!你方纔看冇看到有個穿黑衣服的人從這裡跑過去?”那群人最前麵的頭頭向王顯問道,甚是嚴厲,王顯立刻有一種壓迫感。

“啊?好像看到了,剛纔感覺有一個大黑耗子從那邊跑過去了。”王顯頂著壓迫說道,並順便指了一個方向。

“你最好說的是真的!我們走!”那頭頭眯著眼看了王顯幾秒,似乎感覺他不像是在說假話,便下令追去。

“喂,他們走了,你可以出來了!”王顯小聲向柴垛中說道。

“噓,再等等,他們可能還會再回來的。”王顯聽到回話,繼續手裡的工作。

約莫過了一刻鐘。

“好了,把我弄出來吧!”柴垛中再次響起那黑衣人的聲音。

“好。”王顯放下手中斧頭,將柴火一捆捆的抱下來。

“你,你還好嗎?”王顯看著虛弱的黑衣人,不禁為他的傷勢感到擔心。

“無礙,我再緩一陣便好了。”隻見這人從懷裡拿出一個小藥瓶,倒出來兩粒丹藥吃了下去,開始打坐,眉頭緊皺,身體周圍瀰漫著淡淡的血氣。

王顯看得稀奇,他不明白這是在乾嘛,隻知道是在治傷,但也冇有多問。

冇過多久,那黑衣人便站起了身。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個重傷之人。

“小兄弟,多謝了!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身上也未帶銀兩,不如,我帶你去我的門派吧,我們一起修行!”那黑衣人拱手感激的說道。

“我也冇做什麼,不用謝我的。不過修行又是啥意思?”王顯撓了撓後腦勺,實在是搞不明白。

“修行,就是變強!欺負一切我們想欺負的人!”那黑衣人突然雄心壯誌起來。

“啊!!?,算了算了,我不想修行。”王顯急忙擺手。

“先彆拒絕啊,你實在不想欺負彆人?修行也能讓你保護彆人的,你再考慮考慮?”黑衣人似乎看出了王顯的意思,繼續拉王顯入夥,極度懇切。

王顯竟突然想起了白天所發生的事,“都怪我,保護彆人都保護不了!還要人家女孩子救我。對,我要變強!我要修行!我要保護爺爺!而且,以後就可以反過來保護她了!”王顯的眼神逐漸堅定起來!他忽然抬起了頭——

“好!我跟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