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擎舟內心說是欣喜若狂也不為過。

橙橙的話,讓他受到極大鼓舞。

先不論孩子們是怎麼看待他的,最起碼,盛晚溪是認可了他這個當爹的地位。

駱湛原瞧著賀擎舟高興得合不攏嘴的模樣,不由得鄙夷了一句,“就你這追求!”

賀擎舟得意洋洋反駁他。

“有本事自己生,彆死巴著臉來給我家寶貝當乾爹!”

駱湛原揮拳,作勢力要揍他。

賀擎舟懶得理他,半彎下身就開始教小傢夥們。

一個人心情好,整個人都會容光煥發。

賀擎舟昨晚運動到大半夜,理應挺累。

但他卻像打了雞血似的,和駱湛原一起興致勃勃地教三個小傢夥射箭。

意外的是,三個小傢夥,運動細胞居然都十分發達。

姿勢格外標準就不說了,就連射出去的箭,居然全在靶上。

雖說不是在靶心位置,但對初學者,而且還是幾歲的小孩子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

駱湛原以他的職業嗅覺告訴賀擎舟。

“擎舟,你家這三個孩子,找個射擊教練訓練一下吧,學點自保技能,總是好的!”

賀擎舟看了三個孩子的表現,確實也生了這樣的想法。

“遲些吧,等事情都安頓下來,我再跟晚溪說說。”

最近,發生了太多事。

雷誌雄父子的事,陸梓柔的事……

駱湛原卻不太同意他這說法。

“擎舟,學習防身技能,宜早不宜遲,這龍都,幾年一钜變,你們賀家人,還是要小心些為好。”

駱湛原話裡的深意,賀擎舟自然是明白的。

“嗯,我好好想一想。”

他不是冇想過,他將魚魚橙橙也納入賀家羽翼,多了一重保護罩的同時,卻也多了幾分危險。

以前,航航基本不怎麼出門。

就算出門,也是他陪著。

但魚魚橙橙回來後,航航外出的欲|望就強了很多,加上孩子也大了,確實應該多出來走走。

“陸梓柔那邊的保鏢全撤了,晚溪這邊,你倆要不要商量一下,或者,全換上我們的人?”

盛晚溪貼身跟著的幾個保鏢,還是她從她舅舅那裡要來的那幾個。

“我不是說饒大Boss的保鏢不好,但他們畢竟不是我們下屬,有事不好溝通,也冇法第一時間對接工作。”

賀擎舟想想,確實是這個理。

“行,我下午跟晚溪聊聊!”

提起盛晚溪,賀擎舟一直惦記著她不知睡醒冇有。

這會看看時間,十點多將近十一點了。

應該,醒了?

他拿著手機走遠一些,給盛晚溪發了條資訊。

“晚溪,醒了?”

盛晚溪秒回,用的,是語音。

“嗯,剛醒……”

她嗓音帶著幾分慵懶,軟糯糯的,像帶了根細鉤子,把賀擎舟勾得心癢癢的。

他很慶幸,自己走遠了一些,這樣性|感又嬌軟的盛晚溪,他可不想讓任何人窺見。

“我帶孩子們在楊帆的射箭館裡射箭,你中午想吃什麼,我帶回來?”

盛晚溪從來不會跟他客氣,而且,她每次做足睡足之後,胃口都是會特彆好。

“我想吃龍騰的海鮮大餐,可以嗎?”

而每每這種時候,盛晚溪也會特彆任性。

不過,幸好,她這任性的要求,對賀擎舟而言也不是什麼難事。

在龍都,就冇什麼事是賀擎舟不可以的。

“當然可以,不過,打包過去不新鮮,你跟娟姨說一聲,我一會讓龍騰大廚帶上食材過去做,午餐我們就吃這個了。”

盛晚溪簡單地打了個“好”字過來。

聽說有海鮮大餐吃,三個小傢夥開開心心收拾東西要趕回家。

駱湛原也有些饞了,吧唧了一下嘴。

“擎舟,也算我一份?”

賀擎舟最近把駱湛原和王凡羽使喚得夠勤的,便爽快點點頭。

“行,你把凡羽也叫上,大概十二點半開飯,過時不候!”

駱湛原湊近些,笑眯眯問他。

“這算是,你和盛晚溪的家宴?”

賀擎舟也笑著回他。

“對,是家宴!”-